%套路,冷场,雷

%没脸把cp挂上标题


“怎么样,好玩吗?”

“挺新鲜的,和吊嗓子有点像,但也不太一样。”

“发声差不多,但话剧咬字的方式不太一样……”

 

早来出功的人练的差不多,也早早回去了,剩明台和王先生落在后面,慢慢沿着小路往回走。

 

“……总之,这才刚开始,你先把基本功立起来,下午我帮你去领剧本。”

“剧本就不用了吧,我拿着也是浪费。”明台有点不好意思。

“你没有剧本,怎么排练?”那王先生奇怪的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排练?我不是就来……参观的吗?”

“这是封闭排练,我会随便把人带来参观?”那王先生停下脚步,皱起眉头,“昨天晚上我说还有个角色没找好演员,看你挺合适的,你自己说‘要是合适就演’。”

“我……”明台是真喝断片儿了,“我那是喝高了吹牛,您别当真啊!”他缩着脖子不好意思地说,“我压根就不是学表演的,整个一外行,怎么能合适!”

 

“我看挺合适的。”

 

那王先生不慌不忙的开口,“寒假开始之前,申沪大学艺术学院影视编导专业收到了一份来自经济学系的转系申请,”他往前踏了一步,“是你吧。”

“……你昨天,专程来堵我的?”明台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那你也应该知道,院里拒绝了,因为学校规定只有学年初才能申请转系,还有半年。”

“那这半年你要做什么?接着学你之后不会再碰的经济学?还是为你准备转去的影视编导做准备?”

“影视编导和自己上台表演可不是一码事。”

“你不想上台吗?”王先生凝视着明台的眼睛,“站在舞台的中央,被镁光灯从头照到脚,底下的观众只剩模糊的人影,但你清楚的知道他们的目光、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

王先生往后退了一步,头微微扬起,俯视着明台。

 

“只要你想,你就能让他们哭出声来,又马上破涕为笑,你能气的他们咬牙,也能把他们吓的不敢睁眼睛。”

 

“仔细去想一想,昨天你表演的,就很好。”

 

“你不迷恋那种感觉吗?”

 

明台愣了一下,飞快扭过了头。

又被这人牵着鼻子走了。

他做了个深呼吸。

“你说我休息的时候讲的那段相声?”

 

“你管那个叫相声?哈,我不否认,相声也是表演的一种。不只相声,好的歌手,演唱里也会有叙事感。”王先生凝视着他,眼睛眨也不眨,像是已把他完全看穿了。

“但你真正想要的,是抱着吉他唱歌,还是演一个时髦的帅哥?”

“——还是,把观众死死攥在手心里,连休息的间歇都不放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台干巴巴的说,“我要回学校。”

 

“你回不去的。”

 

那王先生还看着明台。有风吹过野草丛,“莎莎”声此起彼伏,吹的明台后脊背发凉。

 

“你这是绑架!”明台喊道,被风一吹,喊声就碎了。

 

这么个荒郊野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明台啊明台,家里人平时怎么教你的,“和陌生人保持距离,可保一世平安。”“适量饮酒别喝太多。”仗着和熟人出门就喝高了,这下出事儿了吧,这可怎么办……

 

有了!

 

明台瞪着对面的王先生,手往后缩,悄悄握成了拳,膝盖压低了一点,突然转身撒腿就跑。

 

结果还没跑出二十米,就被锁喉拧腕脸朝下,压在野草地里。

 

“我话还没说完,跑什么跑。”那王先生的声音还是不紧不慢的。

“就算你想绑架我,刚才那么多人呢,总会有一两个遵纪守法的帮我逃出去!”

“想象力不错,对情景也能进行合理解读。”王先生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满意,“但你找他们也没有用。”

“你既然都查到我想转系,就应该知道我家是个什么背景!敢绑架明家的小少爷,你疯了他们可还没疯!”

“呵。”王先生轻声笑了,“你发散的太远了。”

“这附近的几个县,都是贫困县,路修的不好,老乡家里都没有汽车,平时有事儿进城都是赶车,快到种早稻的时候了,没人会乐意送你进城。”

“送我们来的车,是我朋友开的,早就回去了。”

 

遇到抢劫绑票,最重要是自保。

明台不挣扎了。

“你放开我吧,我不跑了。”他闷闷的说。

 

就算这个王先生这么说,也不是没有离开的办法,但这一系列事情下来,明台意识到:这人把他押在这么个穷乡僻壤,是有缜密计划的。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得冷静下来从长计议。

 

王先生放开了明台,站起身来,整理袖口。他看着明台从地上爬起来,抖外套上的土,等他忙的差不多,才慢悠悠的开口,“你也不用委屈。”

“这个角色我一直没找到合意的人选,昨天看你表演的时候,觉得你的心理恒速很好,外在条件也适合,起了惜才的心。”

“可你一个外行,到底能不能演好戏,谁也说不准。我原本想磨合个两周看看,不过你要是觉得我勉强你,就当食宿全免,我请你在这玩两周,你爱干什么干什么,两周之后,封闭排练期一过,就有车接我们回去了,你还上你的学,权当没这么一回事。”

说完,王先生就往回走,他走出几步,明台还是原地不动,他就回头,又补了一句:

“你就操心你自己的事儿,不用觉得是我们找不到人了非你不可,要是你不够格,这个人物就删掉。”

 

明台跟了上去。

 

“你叫什么?”

 

“王天风。”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