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满篇长流水

%私设如山不老松


“你叫什么?”

 

“王天风。”


“没听说过。”

 

王天风停下脚步。

 

回头看他。

 

明台立刻往后缩了一大截,像松了箭的弦。

 

莫名其妙就接了个戏,排练时间、演出地点一无所知,还没跟家里通气,他肚子里一堆问题,但眼下,他只能乖乖跟在王天风身后回去,一个都不敢问。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演员不都是坐坐走走、动动嘴皮子就行吗?怎么一出手跟黑社会似的?

 

风还在吹。脚下崎岖的路,越走,心越静。危机感随着肾上腺素一起消散,明台心里最真实的感受,是刺激。

 

上学,毕业,工作,结婚。不过二十岁,但一生的轨迹似乎都近在眼前。突然,来了个黑道大哥,要他去演话剧,多新鲜啊!多刺激啊!

 

刚才他还惦记着怎么向家人求救,现在反倒在思考怎么能瞒住家里了……

 

回了宿舍楼,有人来找王天风,两人含糊的说了几句,王天风就走了。走之前让来人带着明台先去吃早饭。

 

这人是个方脸的汉子,看着比明台大了几岁,气质平正,是那种丈母娘都会觉得靠谱的面相。明台可算找着人打听了,一顿饭的功夫,他总算搞清了大部分。

 

他叫郭骑云,科班出身,现在是省话的演员,也是第一天到这儿。舞台演员对形体和肌肉记忆要求高,放完春节假都需要恢复训练。省里主管文艺的领导是文工团转业出来的,一个恢复性训练搞得像野外拉练一样。现在在这个宿舍楼里的,除了省话,还有省歌舞团、省京剧团、省曲艺研究院的人。

 

至于王天风吗……

 

“王老师啊,”郭骑云朴实的笑了,迎着明台期待的目光,“慢慢相处你就知道了。”

 

明台只能转移了话题。

 

吃过饭,郭骑云还有别的事情,明台前一天晚上睡的王天风的房间也进不去,就找了个小排练室等一等。

 

明台本来就宿醉未消,早起再加上被吓了一跳,吃过饭就昏昏欲睡。他正拼椅子准备躺下的时候,门开了,先走进来的是个漂亮姑娘,明台直起身回头看,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愣。

 

跟在后面的王天风带上了门,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过,笑了,“这位就是丽丽?”

 

明台没接话。

 

总有些陈年旧事,非得挂在“我朋友”名下,或是藏在段子里,才能重见天日。

 

说点什么,明台逼着自己开口,别问现在过的好不好,别问她照片还留着吗……

 

“你还爱吃鱿鱼吗?”明台问。

 

于曼丽抿了一下嘴,她的外貌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美,但配上淡妆,头发又利落的盘起,整个人看起来都干练了很多。

 

“爱吃。”她轻声答道。

 

“既然你们认识,那我就不多介绍了。这是剧本,你先看看,一会儿先开个小读本会。”

 

明台万分感激王天风没多问。


不过,于曼丽出现在这儿,真的是个巧合吗?

 

明台接过剧本读起来,挺薄的,他读的时候又陆陆续续进来了三男两女,然后读本会就开始了。

 

所谓读本会,其实就是分角色朗读。分给明台的角色是男一,倒不是男主角,而是这剧本里所有的角色都没有名字,按性别和出场顺序编号,明台的角色第一个登场,就叫男一。

这故事剧情挺清晰的,民国背景,男一和男二萍水相逢,然后男一被男二忽悠去念军校,和女二成了生死搭档,最终脱胎换骨,成了合格的战士。除了这条主线之外,还穿插了不少男二和男三的对话,好像是为了后续的剧情做伏笔。

整本读下来,不过半个小时,虽说真正演出因为换道具之类的原因会更长一些,但也实在是太短了,看来,这剧本大概只是个草稿的开头。

 

“有什么感想?”剧本读完,王天风发问道。

“王老师是要本色出演吗?”郭骑云略戏谑的问道。

王天风的角色是男二,不止在开头洗脑了男一从军,还在军校里担任男一的教官,可以说一手改造了男一,是个控制欲很强的角色。明台联想到自己和他的接触,倒真觉得很像。

王天风勾勾嘴角,没接话。

明台捂着脑袋想,自己也和男一这个倒霉蛋小少爷很像就是了。

 

几个人又谈论了几处拗口的句子,反正剧本还不是成稿,倒也不慌着背词、排练,又陆陆续续离开了。于曼丽走的时候看着明台欲言又止,到底也什么都没说。

 

最后只剩明台和王天风。

 

“从开头再过一遍?”王天风问。

 

明台发觉,自己总是没法拒绝这个人。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