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五

Warning:狗血私设OOC,看我口型,O—O—C——


明台捏着小卡片,面红耳赤,看着那捧红玫花海,就像熊熊大火。

 

王天风这人看着挺严肃,说话也一板一眼,没想到虽然品味土了点儿,动作倒很干脆果断嘛!

 

不过他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小爷长这么大,从来只有我送漂亮姑娘花!还没收过花呢!

 

输了!

 

他正生着闷气,一个不注意,手上的卡片被抢走了。

“王天风,这女同学名字很大气嘛。”于曼丽妆画了一半就出来看热闹,只搽了粉底、涂了遮瑕,宛若还魂女鬼,“哪个院的呀?”

“……你问那么多干嘛?”

“还藏呀,人家女生这么大手笔,都不用到明天早上就传的全校都是了,到时候不用问你我也知道。”

“哼,就算你在校内BBS上人肉搜索,也找不到的。”

“呵,你还嘴硬起来了。”曼丽绕着他转了一圈,死死盯着他,“我找不到,我可以问——”

“——阿诚哥啊。”

明家自明镜以下三个男孩子,根本继承不了明镜年轻时的珠宝手表小旗袍,尤其前两个还成双出柜,连女朋友都不能提供。作为明台多年同学,曼丽独占恩宠,连带着明楼明诚也待她不薄。

“……事先说好,我可不陪你吃草。别的干什么都行。”

“那你把这花送我吧。”“不行!”

 

这回答的也太快了吧?

曼丽挑起一边眉毛,“你要这花能干嘛呀,还能留着养起来?”

“那你要走能干嘛,你还不是扔掉。”

“我是那种给保洁阿姨添麻烦的人吗?”曼丽双臂抱胸,“我有相熟的花店回收,”她朝王天风送的大捧玫瑰扬起下巴,“顺便就把你的也解决了。”

“你还真是经验丰富啊。”

“节约是美德。”曼丽风情万种的拢拢头发,“我还赶着回去化妆,最后问你一次,要不要我帮忙解决。”

“二小姐你可赶紧化妆去吧,别出来吓人了。”

虽然明台一口拒绝了,但曼丽确实给他提供了思路。

 

离晚会开始还将近一个小时,明台捧起花就跑,中途差点没摔倒知道跑去超市借了个手推车——花太大了。回宿舍一路上碰见熟人问起,一概回答“给曼丽跑腿”,终于把花运回了他的单人间宿舍。

 

明台还得立刻跑回小礼堂,没时间停留,临出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宿舍还是一样的宿舍,多了一捧红玫瑰,竟显得旖旎起来。

鬼使神差,他从那一捧花海中抽了一朵握在手里,才出门。

 

明台收到了郭骑云的花,那王天风的花,当然就送给了郭骑云的女朋友。

女友一通电话,直如晴天霹雳,郭骑云整个人都精神崩溃了。事已至此,追究到底是郭骑云下单弄反了还是店家记错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跟女朋友解释!看郭骑云那元神出窍的样子,王天风就放他去追赶自己的元神了。

 

然后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调出短信界面。

【今天的花送错了,给你添了麻烦,非常抱歉。】

发送。

 

没有回信。

过了五分钟。

还没有回信。

 

王天风直接打了电话过去,没人接。

可能是一时有事手机没放在身边吧,又不会出什么事。

王天风放下手机,点开了一个Excel。

 

过了两分钟。

 

他关了电脑、取下外套、开车直奔学校。

 

郭骑云都下班了,那就大家都下班好了。

今晚还有演出呢。

 

 

明台看到王天风的时候,刚从演出台上下来。之前拿在手里的那朵玫瑰被曼丽别在了领口位置,看起来不成熟,不浪漫,不诱惑,而显得很可爱。

“你来了。”明台双手插兜,歪着头看王天风。

“嗯。”

“花很好看,”明台右手的指尖抚过领口的花瓣,“怎么没自己送来?”

“……”王天风突然紧张起来,目光黏在那朵花上怎么都扯不下来。

“我们才认识一个礼拜,是不是有点突然呐?”明台把花摘下来,捏着花梗转来转去,等着王天风要说什么。

王天风刚张开嘴,手机响了,系统自带的铃声轻快活泼,他单手掏出手机飞快摁掉,“这个花其实……”

手机又响了。

“你先接电话吧。”红玫瑰的刺已经全数刮净了,被明台像魔杖一样挥来挥去。

王天风接起了电话,明台听不太清电话里的声音,不过对方语速很快、情绪也很激动,王天风只应着,说的话不多,脸上倒没有笑,电话打了能有五分钟,王天风答应对方马上过去,对方才挂机。

“你有事先去忙吧。”明台通情达理的说,“花我收下了,其它的事情,慢慢再说吧。”

“实在不好意思,”王天风叹了口气,“花你不能收。”

“啊?”

“花在哪儿呢?赶时间,路上跟你说。”

 

十五分钟后

 

王天风开车,明台坐在副驾驶,巨大的红玫瑰花捧在后座上盛开。

“其实不用麻烦你也过去的。”

“不是要跟你秘书女朋友解释清楚吗?我也是当事人之一,当然得去。”明台头靠在车窗上,没好气的说,“再说,要物归原主,把这束花送给他女朋友,那我也得拿回我的花。”

“对不起。”王天风诚恳的道歉,正赶上个红灯,他慢慢踩下刹车,一边等灯一边发呆。

原本高高兴兴送个花,怎么就成这样了呢,还不如一开始就不送……

不对啊!我是为了鼓励他参加学校活动才送花给他,送是好心,不送也是本分,他一个白白收花的,怎么脾气这么大了?

绿灯亮起,王天风一脚油门踩下去,明台脑袋磕到了车窗上。

 

王天风和明台赶到的时候,并没见到预想中的声泪俱下,那对小情侣正搂在一起、脸挨着脸讲话呢。

王天风打开后备箱,把花捧出来,郭骑云的女朋友李小凤眼睛一下就亮了,“哎呀,真漂亮呀。”她蹲下把花抱了个满怀,去嗅花香。“这是多少朵啊?”她扬起头问郭骑云。

“99朵,长长久久嘛。”郭骑云语气里的温柔都快溢出来了。

“不……”明台想起被自己抽出的那一朵,王天风立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嗯?怎么了?”

“不错吧,我跟你说,我们院的女同学都特别喜欢,”明台反手捏住王天风的手腕,“她们特别羡慕呢。”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骑云,人家的花你放哪儿了?”

“那儿呢。”郭骑云往花坛边上一指。

诶,怎么说呢,那花还是挺好看的,百合鸢尾清雅活泼,但再怎么好看,它也只是演出献花的尺寸,和旁边那99朵玫瑰一比,就像在电影节红毯佳丽之中,穿着米黄色家居服。

明台没动,王天风就去把那一小束花捧起来了。又寒暄了几句,人家小情侣眼看又要腻歪到一起了,两人就很识趣的告辞了。

 

和来时一样,王天风开车,明台坐副驾驶,只不过花变成了小小一束,不起眼的躺在后座上。

这场闹剧到底结束了。

“对不起啊。”王天风开口,“因为这个送错的花,被你同学起哄了吧。”

明小少爷从小众星拱月,早都习惯了。他耿耿于怀的是……

 

‘你怎么没自己送来?’

‘我们才认识一个礼拜,是不是有点突然啊?’

‘花我收下了。’

 

因为这个送错的花,我以为你想追我,还仔细考虑了一下,原来你没这个意思啊。

 

这话怎么说的出口啊啊啊啊啊啊!

 

“对啊。”明台凉凉的开口,“送99朵红玫瑰也太土了,我同学都怀疑我品味了。”

别人诚心诚意送花,你收着就得了,那还这么多臭讲究。王天风飞速转了一把方向盘。

 

折腾了一大圈,夜已经深了,马路上空荡荡的,送明台的回程比去时快的多。

车停在了明台的宿舍楼下。

 

明台结开安全带,转过去探身把那一小束花拿了起来。

“我以为你不要了。”

“怎么?送出去的东西还带往回要的?”

“你的,你的,没人跟你抢。”

 

唉。

 

“谢谢你送花给我。”明台小声说。

王天风心头一暖,“不客气。”

 

明台上了楼。

王天风开车回家。

兜兜转转,事情终于又回到了该有的样子。

非常奇妙地,明明是独自回家,心里却充盈着轻飘飘的快乐。

大概今晚能睡的不错。

 

第二天一早,王天风从地下停车场坐电梯直接上楼,电梯门一开,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又马上转过头。

不只一个人或几个人,熟的不熟的,认识的不认识的,整层楼的人都是这个表情。

他走到办公室门口,郭骑云憋着笑把今天的日程递给他。

“怎么回事?”

郭骑云指了指窗外。

 

窗外,斜对面商场的滚动银幕,不像往常那样放广告,而是四行血淋淋的大字:

 

过去没见过

幸好没错过

以后一起过

王天风,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这时,王天风的手机响了,他愣了半天才去看,是一条短信:

【同事起起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

 

妈的!这梁子结下了!


评论(2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