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六

Warning:呃……人物形象又一次崩溃?


Danjiao大学二食堂,在每个工作日的十二点半,会陷入一种人头攒动又安静祥和的状态。打饭的窗口前没人排队,师傅阿姨也闲下来等待收工,但餐桌座位上还坐满了学生,来的晚的还在埋头苦吃,进度快的已经在剔牙聊天了。

 

“那你想怎么办呀,去吗?”于曼丽把餐盘推到一边,开始享用她的饭后酸奶。

“去呗。”明台一手刷手机一手托着脸,懒洋洋的说道。

 

一条新短信。

【正好路过你们学校,顺便去看看你,你在哪儿?】

 

“不想去就不去呀,你可以说你下午有课,没空,多现成的理由。”

“你等我回一下短信。”明台两只手握着手机飞快敲打,【我在二食堂,图书馆对面,进门右转,淮扬美食窗口前,】手太快一不小心发了过去,他又补了一条,【吃没呐?请你】

放下手机,他这才转回去看于曼丽,“你刚才说啥?”

“我说你不想去就不去。”曼丽已经开始用小勺子刮纸盒了。

“他一年都不一定能放一次假,”明台往后一仰,躺在椅子上,“去就去吧。”

 

这样一个吃饱了懒得动的时候,正是校广播站精挑细选的放送时刻。

 

“……本期的‘蛋饺树洞’,仍然有大量的来信是关于我们节目的常客——明台校草,只不过,这期我们收到了一份,来自男同学的告白哦……”

 

食堂里顿时“Yo”声四起。

 

“感觉怎样?现在还想请我吃东西吗?”王天风一身长风衣,站在桌旁。

“请啊,你先坐。”明台把旁边座位上的书包抱起来让出地方。

曼丽叼着勺子,看着王天风。

“你好,你是明台的同学吧?我姓王,也是商院毕业的,和明台打工认识的。”王天风微笑着伸出一只手,还带着黑色皮手套。

曼丽把勺子从嘴里拿出来,伸出手去握才发现手里拿着勺子,把勺子塞回嘴里空出手又想起嘴里还叼着勺子,飞快的把勺子拽出来扔到旁边的桌子上,才去和王天风握手。“我叫于曼丽。”她摆出了乖巧的见长辈专用笑,“你是……王天风吗?”

“怎么,明台常提起我?”王天风笑的和蔼可亲。

“别装了,我和曼丽认识很多年了,她不会在外面乱说的,你不用指望她帮你散布谣言。”

“我可没这个意思。”王天风笑容淡了些。

“你不就是想让我同学以为我是个基佬嘛,随便你,我无所谓。”明台还是懒洋洋的,“基佬怎么了,同性恋也是正常恋爱,要是真有人因为我是同性恋就跟我翻脸,那这样的人本身也太狭隘了,不交也罢。”

“你今天,有些反常。”王天风敛了笑容,轻轻说道。

“没让你看到笑话,因为我没有开玩笑的心情。”明台坐起身来,转头看王天风,“你一个校外人士,还联系了校广播站,也费了很多心思吧,抱歉。”

“连着之前在你公司买屏幕广告的事情,一并跟你道歉,对不起,我太幼稚了。”

 

王天风一时哑口无言,脸皮上发烫,明明明台才是说自己幼稚的那个,可真正幼稚的到底是谁?

 

曼丽卡在对面,只觉得自己在发光发热,就想赶紧走人。“呃……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明台掰掰,王叔叔掰掰。”

 

明台噗的笑出了声。

“别介意,你长得很年轻,就是严肃了点儿。”

 

被说严肃的王天风面无表情,“我不介意。”

“说说吧,发生什么了?”

 

 

明台没开口,学生们大都吃完了饭,陆陆续续的往外走,琐碎的闲聊混合着笑声、拍球声、收拾餐盘的脆声,悠长的很。

衬的两人身边,格外静。

 

“我看上去很反常吗?”

“也没有。”王天风也靠在椅子上,和明台肩并肩,“就是严肃了点儿。”

 

明台笑出了声。

王天风静静听着。

 

“我父亲要来看我。”

 

然后又没了下文。

 

王天风等了一会儿,接了一句,“你们关系不好?”

“不算不好,”明台说,“我们其实没什么关系。”

 

“我父亲是某种保密工作人员,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他不能说,他出差的时候不能和外界联络,又时间很长,一消失就是大半年。”

“我还很小的时候,母亲出了车祸,当时也联系不上他,我差点成了孤儿,是路过的好心人收留了我,一直养我长大,把我当亲生弟弟,我也当他们是亲生的哥哥姐姐。”

“虽然没有父母,但我觉得,我很幸福。”

“可两年多之前,我那个生物学上的父亲,找到了我。”

“姐姐很高兴,抱着我直哭,说‘血浓于水’,说我终于又有家了。”

“可我觉得我是突然,没有家了。”

 

如果这人是别的谁,王天风也许会递过一支烟,倒出一杯酒。男人,自己的包袱要自己扛。倾诉而已,并没有求助。

但明台不一样。

 

他伸出左手,握住了明台的肩膀。

两个人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台的语气里带着笑意,“哥哥姐姐待我还跟以前一样。”

“但是每到要见我父亲的时候,就很尴尬,我不想跟家里提起去见他了,好像我多重视他似的。”

“但我也不想瞒着家里人。姐姐的父亲去世的早,我父亲还在,她特别为我高兴,她一直希望我做个孝顺孩子。”

 

“嗨,一团乱。就是尴尬,特别特别尴尬。”

 

王天风抬手去揉明台的头发。

“你对你姐姐好,你哥哥会介意吗?”

明台生受了一会儿,到底不乐意了,把王天风的手打下来,“不会啊。”

“一样的呀,你和你父亲感情好,你哥哥姐姐也不会生气的。”王天风收回了手,“家人之间,没那么对立,又不像你交的好几个女朋友。”

“你瞎说!我没脚踏两条船过!”

“我又没说你是同时交的女朋友,前任和现任之间也会互相看不顺眼吧。”

“……”

“那……男朋友也是一样的?”

“你这个人干嘛天天把男朋友挂在嘴边?!我看是你想交男朋友!”

 

单身狗膝盖上的箭,攒起来可以给诸葛亮扎二十艘草船。

 

“你开车来的吗?”明台曲起手肘捅捅王天风,“送我一趟吧,还省得我叫Uber。”

“黎少爷也太会使唤人了吧?”

“现在知道我是少爷了?知道我不缺钱了?”

“你包商场大屏幕的时候就知道了。”王天风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知道就好。你知道吗?跟我出门还抢着埋单,都给我看傻了。”

“是,少爷您钱多得是,您自己叫车吧,穷苦力还赶着回去上班呢。”

“诶你到底吃没吃?吃过了我就不耽误你,没吃我请你吃吧。”

“但你不是吃过了吗?”王天风指指桌上的餐盘。

“我知道一家牛扒馆,肉特别好,沙拉也地道,最重要的是——套餐里的冰淇淋比哈根达斯好吃一万倍。”

“懂了,”王天风起身,“牛扒,我的,冰淇淋,你的。”

 

舍命陪君子,送佛送到西,一个lunchbreak被硬生生拖成了沪市半日游。打打闹闹一餐吃完,王天风载着明台去赴他父亲的约,位置是一个临江公园旁的咖啡馆。

 

自打上了车明台就不怎么说话了,偶尔对着手机敲个不停,王天风猜他可能是近乡情怯,也不逗他说话了。

 

无言,只听见发动机的轰鸣。

 

终于到了。

车停了,明台没有推门下车。

“王天风,”这是他上车以来说的第一句话,“能稍微等一会儿吗?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随你。”王天风熄了火,放下车窗,点起了一支烟。

 

明台看了一眼手机,王天风用余光瞄着,看上去他还挺紧张的。

哎呀,还是年纪轻,遇事不稳呐。

 

远处突然传来了轻快的音乐声,可能是公园的广播,明台突然打开了车门,绷着张脸看向他,“开车注意小心!”然后飞快的跑远了车门都没关好。

音乐声一歇,响了几道话筒的电流声,然后是工作人员一板一眼的声音:“王天风小朋友,王天风小朋友,请速到公园大门口,您的父亲在等您。王天风小朋友……”

 

王天风一拳砸响了鸣笛。

然后笑了。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