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八

Warning:随着章节增加,OOC已经向未知的方向奔驰而去了

Attention:作者不学商,都是网络所得,任何硬伤软伤都跟我讲

PS:时速……400


BGM:陈慧琳《有时寂寞》


在商店里见到心爱之物,太贵,又实在喜欢,好不容易决定吃土也要买,柜员说,没货。

减肥的时候遇到火锅邀约,吃了要愧疚,不吃……又忍不住不吃,下定了决心要去,朋友说,都没空。

 

失恋?

不。

失恋未遂。

 

王天风开车回了公司,开门,一个人都不在。他把外套甩在门口,扯下领带,一路走进去开了整层楼的灯,在茶水间做威士忌咖啡,打开会议室的音响公放电音舞曲。

 

然后开始加班。

 

再睁开眼睛,是被郭骑云推醒的。

 

“王老师,王老师醒醒。”

 

王天风用手按住眼睛,郭骑云也没催他,忙起来的时候王天风会在公司通宵,没大事的时候郭骑云也不着急喊他,除非不得不王天风出面的时候。

 

过了一会儿,王天风把手拿下来,伸了个懒腰,“怎么了?”

“昨天刚做完的那个,对方打电话来,说刚找出了去年的库存,成本要改……”

成本改了,毛利也改,那就是从头开始全都要改。

“艹!”王天风气的骂了一声,然后就闭上了嘴。刚入行的时候他气性大,怎么也要含沙射影的数落对方几句,现在,干了这么多年,早就没脾气了,发火都嫌累。

“通知在办公室的,手头的东西都尽量弄完收尾,午餐之前开个短会。你把对方更新过的数据传过来,我看看怎么办。”

 

这一天,人仰马翻,王天风抽空去挂了个胡子,午餐是从茶水间里摸的可乐和巧克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脱了鞋,他在沙发上躺下,不小心睡着了。

 

这一次是被手机闹钟叫醒的。

 

按了闹钟,他坐起身来,伸展胳膊的时候发出嘎嘣的响声。

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映出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的灰尘,前天早上新开封的古龙水摆在玄关旁的架子上,好像已经在那摆了一辈子似的。

 

其实也没有很喜欢。

 

王天风拿过手机,接上充电线,然后就去洗漱做饭,都忙完了,时间还早,他坐回沙发上,开机。

打开联系人,一路滑到L开头,点中黎明台,右上角编辑,再一路往下,红色的字体注明选项:删除联系人。

删除联系人?还是取消?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取消。

往上一滑,把黎明台的名字删掉,敲进去两个空格,退出,这个号码褪成了空白,躲在了联系人目录的最下方。

 

日子照过。

 

 

 

 

“没有迁出同意,我拿什么给你开迁入申请。”程锦云坐在办公桌后面,一板一眼的朝明台说道。

“我的大小姐,我要是能拿到迁出同意,还用特意麻烦你吗?”明台在办公桌对面一脸欲哭无泪。

明台拿到Danjiao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明镜就给大学捐了一大笔款,款项用途驳杂,其中有一条就是新建了一栋高级学生公寓,奢华高档这种废话不说,里面都是单人间和双人间。但国家规定本科生应是四人间,为了打制度的擦边球,明镜还特意设了个奖学金,把入住补贴也算成奖学金中的一条。总之,这一切的一切,是明台强烈要求住学校宿舍和明镜强烈要求明台住单人间的折中办法。

明台从来不好静,住单人间对他来说和关禁闭也差不多了,开学也过去了几个月,明镜对他的监管也慢慢松了许多,他就活动着心思要搬到正常的四人间学生宿舍去。

淡焦大学的宿舍管理规定要求,搬宿舍,先要原宿舍开同意搬走的迁出同意书,拿到学生所在学院开迁入同意,迁入同意交到新宿舍就可以搬了。这个环环相扣的逻辑链本身很流畅,问题在于,高级学生公寓的管理人员都拿明氏的工资,他如果悄悄搬走,还可以假装夜不归宿回家住,要是真去开迁出同意,那还没等他骑自行车到院楼,明镜的电话都打过来了。

 

所以,这个迁入同意书只能靠无中生有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程锦云从笔筒中抽出一支圆珠笔,转来转去,“前两天苏校医过来找主任喝茶的时候,不小心撒了水,撒到一份迁出同意书上,洇花了印章。”

“那可真是不巧呀。”明台开心的说道。

“我觉得,那可真是太巧了。”程锦云还在转笔,“你知道更巧的是什么吗?”

“什么?”明台笑眯眯的问道。

“更巧的是,于曼丽答应参加院里的联谊。”程锦云也笑眯眯的说。

 

一般来说,联谊都是男生多的院和女生多的院一起,以拉平性别比例。商院的男女比例虽然不错,但院里人太多,同院、同级都认不全,所以联谊在院内开就足够了。

而本届校花的种子选手,商院女神于曼丽,可不是随便出现的。

 

“她不愿意参加我也没办法。”明台摊手,“我们就只是朋友。”

“不是青梅竹马吗?”程锦云诘问到,“男生宿舍知道了之后都在说‘国家欠我一个青梅竹马’,都传到我们女生宿舍来了。”

“普通朋友而已,普通朋友。”

“唉,那我也就是个普通的学生助理,没有迁出同意,什么都办不了。”

 

明台抱着手臂看着程锦云,程锦云也不看他,照着小镜子来回比划,“哎呀,又该剪刘海了。”

明台也只能败下阵来。

 

“我不去,我要打工。”于曼丽回绝的特别干脆,“再说,我听说了,他们这次在校外租了个酒店大厅,离学校挺远的,可能赶不上门禁,我这个月已经晚归两次了,再有一次要给家长打电话的。”

虽然有些幼稚,但给家长打电话仍然是许多大学生的死穴,比如于曼丽。

“可以提前走呀,我给你叫车。”明台眨眨眼睛,“我从学生会的学长那里要到了去年国际金融的笔记。”

我国的高等教育,从来没有停止过改革的步伐,而改到明台这一级,国际金融的授课教授是从日本特聘来的。南田洋子教授课讲得到底如何,没人知道,因为那流利的日式英语,台下的中国学生是听不懂的。

 

科学研究表明,天气预报提到的大雨未必会下,但立起的flag一定随风飘扬。

 

于曼丽果然没赶上门禁。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于曼丽趴在桌子上,闷闷的说,“宿管给于哥打电话了,于哥给我发短信问我都去干什么了。”

于曼丽小的时候被拐卖到大山里给人当童养媳,被去山里受手工艺品的一位于老板给救了,一直也没找到于曼丽的父母,于老板就收留了曼丽,只以兄妹相称。从身世上来说,于曼丽和明台很同病相怜。

不过他俩的情况也有些不同,比如明台一点儿都不想跟明镜结婚。

 

“他一定觉得我特别幼稚,总是胡闹。”于曼丽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明台坐在她旁边,与其劝她别难过,不如想个办法补救,他开动脑筋苦苦思索。

“记得高三元宵节,你记错了作业,结果因为练习册是空白的差点被找家长吗?”

“那次是阿诚哥冒充我家长,可是现在于哥已经知道了,没用的。”

“那可以找人冒充辅导员啊,就说,名字记错了,是你室友晚归,不是你。”

“找谁啊?明楼哥、阿诚哥,于哥都认识,万一,没演好,被于哥发现我找人骗他,那我,那我得哭死!”

“我还真认识个人。”明台捧着腮帮子,“只要是他开口,说什么我都信。”

 

“所以,你想让我装作是你们院的辅导员,给于曼丽的哥哥打电话?”

“不是辅导员!”“不是亲哥!”明台和于曼丽同时说道。曼丽瞟了明台一眼,不说话了。明台就重新说道,“不是辅导员,于哥认识我们院辅导员,再说,”明台贱贱的笑了,“辅导员一般都挺年轻的。”

“那我是什么?教导主任?”

“系主任助理,不,副院长!”

王天风非常麻木的接受了这个称呼。

 

然而,当电话一响起,他的语气又那么慈祥。

“您好,请问是于曼丽的家长吗?……您好您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经济学院的副院长,我姓王。之前宿舍的管理人员给您打过电话,说孩子夜不归宿……”

于曼丽两只脚不停换着重心。

“……没有没有,于曼丽平时特别努力,作业也写的好……”

明台不知从哪儿捡了两张废纸,铺在地上,两个人抱着腿坐在地上看着王天风一边绕着行道树走,一边还在讲电话。

“我这次跟您打来,就是想跟您说,于曼丽没有晚归,是宿管人员弄错了,晚归的是她的室友,我们不能冤枉了孩子……是的是的……您太客气了……”

于曼丽把自己的手机玩没电了,捅捅明台,明台只能把自己的手机交出来。

“……对!好!以后常联系!好!回头见!”

王天风终于挂了电话。

 

“吃午饭了吗?我请。”明台问。

没人关心于哥是不是接受了这个假的王副院长。

“你怎么总想着请我吃饭?你挣钱吗?”王天风逗他。

“虽然没你多,但我也挣钱啊。”明台淡定回答道,“再说,看你的车子和手表,我肯定比你有钱。”

自打明台包了商场的整款滚动荧幕,王天风就意识到这小子家里该是挺有钱的,搞不好就是上海滩哪位大鳄家里。第一次见面那天,他应该不是什么特殊工作者,而是真的在打工担心被熟人认出来。

 

当然啦,虽然王老师目前还不知道,但我们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比这精彩的多,以后还会更加精彩。

 

三人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店。

“你怎么知道我们学校那么多事?我还怕你穿帮呢。”明台问道。

“我也是从这儿毕业的。”王天风答道。

“你是什么专业?经济学?金融?”

“会计。”

明台的表情一瞬间有点儿微妙,王天风心想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们那年,会计的分数可是最高的。”

“我以后也想转会计!”于曼丽马上接道,场面是热起来了,但热的像……家教补课一对一一样。明台埋头喝茶不讲话。

 

饭吃的差不多了,明台和王天风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曼丽就很识趣的一个人先回去了。

“你女朋友?”王天风问。

“不不不。”明台赶紧答道,“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你喜欢她?”王天风接着问。

“我把她当妹妹!”看着王天风怀疑的眼神,明台不得不从头讲起。

 

“……所以曼丽喜欢的是于哥,就是你今天打电话的那个人。”王天风没接话,明台就自顾自的补了一句,“如果两个人年龄有差距,要是年纪小的那个人主动表白的,就会很困难,要是年纪大的那一方主动,就很容易在一起了。曼丽就是吃这个亏。”

王天风默默喝了口茶,不接话。

 

“今天真的是谢谢你。”明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没什么。”王天风答道,“再说,你不是请我吃饭了吗。”

“这有什么的,就随便吃点。”明台托着腮帮子看着他,“打火机?酒?钱包?袖口?你更喜欢什么?”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好像追女孩子似的。王天风又默默喝了口茶,“我什么都不缺。”

“那你缺男朋友吗?”

 

明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王天风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其实还是很喜欢的。

 

“别再开这种玩笑了。”最后他这么说道。

明台摸摸鼻子。

 王天风叹气,“那你送我个音响吧。”

 

“什么样的音响?车载的还是固定的?”

“固定吧,放在家里的,也不要太大。”

“那你家装修是什么样的风格?”

“简洁?我不太了解这些。”

“要不我去看看?这周末你有空吗?”

……

 

既是象征意义也是实际意义上的,打破寂静。

 


评论(2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