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九

Attention:除了炕戏之外,全篇都是台风无差,作者不太懂tag学,在台风tag下混迹的比较久,就打台风tag了。

Warning:恭喜你坚持了八章,估计作者再怎么OOC你都能淡定接受了吧。


BGM:只是本章局部BGM,为了排版简介就放在这里了,BGM该响起的时候你会懂的。

孙楠、那英《只要有你》

杨千嬅《处处吻》


 

星期日 7:50 明公馆 

 

明诚晨跑回来,明楼正坐在餐厅看早间新闻,见他回来,就让阿香把早饭端上来。

“明台还在家呢,你不喊他?”

“又是我当坏人?”

“我去了也喊不起来,白走一趟,还是得大哥出马。”

明楼把眼镜往下勾,眼神上挑,“又欺负我。”

明诚背过阿香,掩饰性的咳了一下,“那一起吧。”

 

上了楼,明诚敲敲门,“明台,起床吃早饭了。”

回应是一段不成人话的含糊。

明诚直接开了门,大步走进去把窗帘一把掀开,明楼在后面,一把扯下明台的被子枕头扔到另一边,还开了床头灯。

“啧啧啧,这下手真狠,跟养儿子也差不多了。”明诚站在床尾看着明台哼哼唧唧的坐起来。

明楼轻轻瞪他一眼。

领养明台的时候,明镜二十岁,明楼还没成年,那时候户籍管理还不严,明镜又塞了钱,靠着假的出生证就把明台塞进了户籍。后来黎先生找上门时才发现,他年纪也不过大明楼八岁,有时家里小小的开玩笑,明台也会喊明楼叔叔。

随着明楼发际线的后移,这个玩笑越来越悲伤了。

 

“我不需要吃早饭,我在学校也不吃早饭。”明台最后再挣扎一下。

“现在你在家,就得吃早饭。”

“好吧好吧,我起床换衣服,你们都出去。”明台还在揉着眼睛。

 

明镜昨天飞去美国了,预计要三周,正赶上周末,虽然想赶紧回宿舍,明台也不好找借口,就在家住下了。

 

明台不想在家里住,除了因为不得不遵守健康规律作息之外,还有就是……

“我昨天问了一下,你有好几天夜不归宿,你去哪儿了?”

“期中考完试放假,我去别墅住了。”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明楼问。

“没有啊。”明台看都不看的答道。

“你已经成年了,大姐也不管这个了,你就实话实说,真没有?”

“真没有。”

“那你现在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女生?”

“没有。”

“商院历来漂亮女生多,你让曼丽给你介绍两个,最好是她相熟的室友,这种事女孩子的眼光更准。”

“……”明台不想接话,低头喝粥。

“奇怪了,明明高中的时候还会和小姑娘谈恋爱,上了大学倒不会了。”

“我高中的时候哪里谈过恋爱?!你不要乱说!”明台捧着碗警惕的看着明楼。

“就高二那年儿童节,你说和同学去打游戏,结果是去和小姑娘看电影了。”

“那次啊,大哥,我早就想说,你不觉得儿童节一起去看哆啦A梦太土了吗?”明台转过头去看明诚,“阿诚哥,你也和我说实话,你不嫌弃他?”

“把我扯进来干什么?”明诚正围观的津津有味突然膝盖中了一箭。

“看电影还土?到底是你谈过恋爱还是我谈过恋爱?”明楼反问明台。

 

“你以为我会承认我高中的时候谈过恋爱吗?”明台警觉的答道,“打个电动游戏,顺便去旁边看个电影就叫谈恋爱了?”

“那你不喜欢人家,还和人家看电影?”

“一起出去玩就叫谈恋爱了?”明台也反问,明楼想反驳,倒一时语塞,明台又说:“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和阿诚哥一样,朝夕相处那么多年,熟的不得了,还彻彻底底了解对方。从认识到喜欢,也得有个过程吧。”

“但你不觉得,看电影这种事情,特别暧昧吗?”明楼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约人看电影,就是在委婉的表达好感。”

“你说的对。”明台想了想,“那我接受了看电影的邀请,就是委婉的表示我对她也有点好感。但反正她也没表白,也不算谈恋爱。”

“你们互相都有好感,还没在一起?”明楼很惊诧的看着明台。

“那就算谈恋爱了?”明台也很惊诧的看着明楼,“我一直以为,能到‘谈恋爱’的程度,感情要很深了。”

 

“这就是代沟吧。”年龄在明楼、明台之间的明诚在一旁笑的不行。

 

“大哥,”明台一脸不可置信,“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随便。”

明楼被噎了一下,“……可你这样,你这样吊着人家算怎么回事儿?”

“嗯……按你说的,我委婉的表达了我一定程度的好感,并且有培养感情的意愿,就叫吊着人家?”

“呃,是吧。”

“唉……”明台不知回想到了什么,“大概真的有代沟。”

“吃饭吧,吃饭。”明楼真是不想再说话了。

 

周日返校,明台如愿以偿的住进了标准学生宿舍四人间。四人间固然热闹,私人空间却再也没有了,睡眠作息、个人卫生都要互相协调,第一周过去了,周末大家出去吃饭唱K,明台喊了于曼丽,想了想,又喊了王天风。

 

王天风答应来,但说要晚一点,这一晚就直接晚过了饭,他进KTV包厢的时候,玩骰子、划拳、打牌的都有,气氛已经很High了。

明台从人堆里跑出来拉他,“来啦,先点首歌开嗓。”

“算了吧,我唱歌不好听。”

“玩嘛,有什么好不好的。”

王天风应下来,点了一首,明台眼疾手快直接提前、切掉当前曲目,悲伤、富有年代感、又似曾相识的前奏响起时,全场人都停下来愣了一下。

童年阴影影视金曲呀!

“谁能告诉我,有没有这样的笔,”王天风淡定的开唱,明台没忍住笑。调子准,气息足,咬字也清晰,就是太清晰了点,一字一顿的,像报幕。

这是首男女对唱,明台也拿过话筒,在男声部时开口,“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安慰自己……”

王天风大概是想自己唱完整首,两个人的声音叠在了一起,不过也只这一句,后面就按着荧幕上字幕指示唱女声。

 

背后打牌拼酒的声音嘈杂作响,电子琴的伴奏像水流一样把两个人一起裹在一起,他们肩并着肩坐着,抬头看着电视屏幕,身边人的声音从背后的音箱里传过来。

“……没有变坏的青春,没有失落的爱情,所有承诺都永恒的像星星。”

他们一起唱完了这首歌。

 

尾声的伴奏减弱,有那么一会儿,明台突然听见了王天风呼吸的声音。

 

“来来来童年金曲串烧!会唱的朋友跟我一起唱!啊——啊\/——啊\啊/\/\/——啊”

屏幕上骑马的汉子威武雄壮,屏幕外一声声嚎叫此起彼伏。

 

没过一会儿明台又被拉到牌堆里去了,他又拉着王天风也坐过来,没打几把,王天风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结账的时候,前台告诉他,已经付过了。明台要了签单来看,锋芒有力的三个字,王天风。

 

期中考试成绩出了,国际金融这门很多人都没及格,试卷讲评的时候主讲南田洋子和助教汪曼春当堂吵了起来。明台勉强及格了,事实证明去年的笔记和南田洋子完全是两个思路,照这样下去,期末危矣。时值大一上学期,还没有经过学分绩筛选出的学霸,大部分人以宿舍为单位活动,明台跟着室友吃饭上课打球开黑,吵闹,也挺新鲜。

 

淡焦大学历史悠久,市中心的校区算是上海滩不要钱的旅游景点里第二出名的,(第一当然是外滩)。人来人往,鱼龙混杂,治安就有隐患,有天明台和室友跟隔壁打街篮3V3的时候,扔在场边的书包被顺走了。

 

教科书、笔记本、水杯、文具袋,还有手机也在里面。

手机丢了就很要命,明台第一时间把银行卡还有所有他能想起来的需要手机验证的账号都挂失了,准备等到时候补完电话卡再找回来。他的电话卡办的早,当时是用明镜身份证办的,而明镜还要一周多才回过,有的等呢。

明台匆忙买了台新手机、新号码过渡,借了于曼丽的手机扒亲友的号码,又上社交网站、群发短信通知自己的新号,顺带提醒大家谨防诈骗。信息时代,丢了手机简直像丢了半条命。

 

明台存了室友的号码,辅导员年级长班长团支书,于曼丽,大哥大姐阿诚哥阿香,明堂堂哥一家,还有高中老同学,亲戚同学一路数下来,还漏了谁?

 

王天风。

 

人与人的相识,总是源于社会关系,共同生活的是亲人,一起读书的是同学,一起工作的是同事。如果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偶然结识,那就是,萍水相逢。

 

他只有王天风的手机号码和微信账号,微信也是要靠手机验证登录。

而这些,连于曼丽都不知道,只存在他自己丢失的那台手机里。

 

机缘巧合认识,又误打误撞混熟了,结果只是丢了手机,这么个人就会凭空在他的生活里消失。

 

就这样了吗?

 

其实可以等,等到大姐回来,他就能找回手机号码和微信账号了,王天风有他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好友。

可是,王天风几乎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曼丽,你记得王天风吗?”

“记得呀,还帮我给于哥打电话嘛,演技一流。”

“花也是他送的。”明台补充道,“去校广播站跟我表白的男生,也是他干的。”

“上周去唱KTV,是他结的账。”

“我竞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他过来听了,也留下来一起吃夜宵了。”

“我托人在买的大厦广告,是为了逗他。”

“上个月我去打工差点被大哥发现,还是他送我回来的。”

 

“是吗,后来这几个我都不知道诶。”曼丽说。

“我谁都没说。”

“我一直挺好奇的,你怎么认识他的?”

“说来话长,凑巧认识的。”

“那你们还挺有缘。”

 

明台没吭声。

 

“是挺有缘的。”他说,“晚上的习题课你帮我盯一下,我有点儿事。”

说完,他一边飞快的往校门口走,一边用手机叫车。

 

也许认识要靠缘分,缘分尽了就变回陌生人。

但我不能接受这个结局。

 

虽然不知道王天风的公司,但明台知道他公司所在的大楼。

 

 

 

 

上次的案子倒了霉之后,后续的工作都很顺利,王天风放了所有人准时下班,自己再整理下资料就走。

 

结果没过一会儿,郭骑云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王老师,还在公司吗?”

“没走呢,怎么了?”

“剩的事情还多吗?明天做还来得及吗?”

“没什么事了,我这就走,到底怎么了?”

“那您……尽量快一点吧,到时候您下来看了,就知道。”

 

作为一个抱得美人归的脱单人赢,郭骑云深谙套路,在给明台指路和让王天风亲自下楼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

 

王天风走出电梯,看见明台正坐在电梯口对面,怀里还抱着个纸板:

你认识王天风吗?

 

“有事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王天风走到明台对面低头跟他说话,明台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怪有意思,王天风也不着急拉他起来。

“我手机丢了,没有你号码。”明台仰起脸,给他递了支笔,“方便再告诉我一次吗?”

王天风也蹲下来,接过笔和纸板,翻过纸板,写下一串数字。

“邮箱地址呢?”

王天风又写了一行。

“有备用邮箱吗?”

王天风又添了一行。

“收信地址呢?”

“你是HR?还是猎头?”王天风嘲笑道,但还是细细写了一行。

“你有微博账号?百度贴吧?天涯?虎扑?游戏账号?”

“还有银行卡账号你要不要?”

“连支付宝账号也告诉我吧。”

王天风刷刷写满了整张纸板,递给明台,“再来找我,就坐电梯到16楼问前台,记住了吗?”

明台点了点头,在纸板右上角写“16楼前台”,又把整张纸板拍了照。

“够了吗?还有别的事吗?”王天风含笑问道。

“够了。但还有别的事。”明台把纸板对折塞进新书包里,“我腿坐麻了你能不能拉我一把。”

“走吧,我送你回学校。”

“那吃个晚饭再一起挑个音响?”

“我记得你今天晚上有课来着。”王天风打趣道。

“期中刚考完,不能翘一次吗?”

“别闹。”王天风一脚踩下油门。

 

市里堵的厉害,王天风选择绕个大圈,汽车飞驰,晚霞映出从橘红到茄紫的渐变,明台调开收音机,轻快的节奏混着爽利的女声响了起来,是粤语歌,听不懂歌词但不耽误曲调明丽,明台还跟着哼哼起来。

 

“要是你今天堵不着我怎么办?”

“那明天再来,不在地下停车场,去正门。”

“那要是还堵不到呢?”

“可以一层一层,去问前台嘛。”明台一边答道,一边还在跟着音乐节奏微微摇晃。

王天风余光看到,笑了。

 

汽车飞快,卷起路边的秋叶,开心的歌声从车窗溢出。

 

到了。

 

明台解开了安全带,还留在座位上没动。

他扭过头去看王天风,王天风就也侧过头来看他。看他把背包扔到脚边,上身慢慢探过来,右手抚过他的安全带,往上滑,一直滑到他肩膀附近。

他尽量把呼吸放的平缓,控制着心里要平静,脸不要太红,看着明台的脸孔慢慢凑近,慢慢放大。

 

双唇相接的刹那就像突然按下了快进键,明台飞快撬开王天风的牙关,勾着他的舌头,左手捧着他的脸,右手还死死把王天风按在座位上。明台看着他闭上眼睛,慌乱的都不知道该如何呼吸,就亲的更深。

等到分开的时候,明台几乎整个压在王天风身上。他舔掉王天风嘴角刚刚溢出的口水,之后还伸手揩了一下,才坐回到副驾驶上。

“之前,我们可能有点代沟。”明台的声音还有点喘,“这样是不是很明确了?”

王天风恍惚的看着他,点点头,话都说不出来。

 

明台也点点头,拎着背包下车,关门。

“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王天风也下了车,从背后朝他喊道,“你不是要买音响吗。”

明台回过头,玩味的笑了。

“但我现在要去上课。”

 


评论(4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