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靖苏记梗)

小皇子年岁渐长,不肖其母娴静,越发活泼好动,有时一窜进假山灌木就不见人影。太后娘娘担心宫人照管不及,亲手为小皇子勾了一副铃铛佩。黑色细丝绦密密绕成绳,悬着一圈红绳编成翔云模样,翔云之中是一只昂首挺胸的麒麟,四肢并尾由金线织就,象牙雕成头上肉角,血玉做了双目,而麒麟身上的闪闪金鳞,则是由金铃串成,每只金铃仅琼花花瓣大小。




小皇子得了这精巧佩饰,欢悦至极,谢过太后娘娘后,奔至母妃处玩耍,下午又去找庭生皇兄赏玩,待到晚膳后,才去看父皇。




父皇每日晨起早朝,午后召见肱骨重臣,晚膳后多半独自批复当日奏折,此时去看父皇,才不扰他。




小皇子格外喜欢那一片金铃,故而进殿之时步幅跳跃,铃声此起彼伏,清脆悦耳,他本自欢喜,抬头朝父皇笑,却见他满脸铁青。




“皇儿,”大梁靖安帝的声音很低,却在抖,像生锈发涩的琴弦,“是你的铃声?”




"是啊父皇,太后奶奶赐给我的,是不是很精美?"小皇子说着,抖了一下前摆,又带着麒麟身上的铃铛响起来,映着金殿的烛火,灿烂华美。




“皇儿,”靖安帝闭上了眼睛,喉结滑动了一下,复又开口,“太后娘娘亲手所制,必珍藏爱惜,未免脏污,勿再随身佩着了。”




“可是太后奶奶说……”小皇子承训而跪,铃铛砸向地砖。




“皇儿!”靖安帝放下朱笔,掩住双目,“别让你的铃铛再响了。”




小皇子紧张的把金色的麒麟握在掌心里,“父皇,还好?”




“父皇无事,只是,只是听不得铃声”,靖安帝声音低哑,烛火跳跃,映得他身影飘忽,“夜深了,回你自己的寝宫去吧,记得爱护好……这铃铛。”




“儿臣遵旨。”想来人皆有怪癖,譬如太后奶奶偏爱石楠,莅阳姑奶奶滴酒不沾,父皇大约听不得铃声吧。小皇子这样想着,小心的攥着麒麟起身,“儿臣告退,父皇也早些歇息。”




他退身出殿时,听见一声滴答,大约是烛泪滴落吧。

评论(2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