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故(台风)(楔子)

投喂基友 @别开枪我是艺术家 

中篇,不BE,不会坑(但大纲未完更新不稳定)

若有OOC非我本意

前情与原作不同,如果大纲能有完整的那一日我会写

喜欢评论,多来跟我聊天,求批评

--------------------------------------------------------------



明台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硬木板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头顶是旧式的瓦顶木梁,右手边不远处,桌子上的油灯跳着火,旁边有人在秉笔写字。

 

一切都像是对记忆中某些久远记忆的拙劣模仿。

 

“这是哪儿?”连他的回答也是。

 

“你醒了。”那人答道,手上笔没停。

 

听到这声音,明台掀起被子跳了起来,灯火如豆,照不真切那人的面容身形,他几乎是窜过去凑近了看。

 

那人连头都没抬,任由着明台凑过来打量。

 

明台手抖了抖,一把掐住那人的肩膀,“老师!”

 

那人终于抬起头,不耐烦的瞪了明台一眼,却连手里钢笔也被抽走,“老师,你还活着!”

 

那人皱起了眉头,正欲抢回钢笔,却被明台右手捏着下巴把头往上推,左手扯开了长衫的衣领,猝不及防之间,脖颈这一要害处毫无防护的暴露在明台面前。

 

那人抬手去推,明台拿手肘架住了,只顾看着那段脖颈,整个脑袋都跟着眼睛凑过去,手上一时离不开,便拿脸颊去蹭。

 

那段脖颈上,有一道两寸来长的疤,中间黑紫的痂还没掉尽,边缘处新长好的皮肤泛着未经风吹日晒的幼嫩。

 

明台用鼻尖去蹭那段血痂,早已流出的泪顺着鼻梁染湿了血痂,他一时惶然,想用唇舌卷走泪珠,却被一脚踢在腹部,整个人砸在地上。

 

一方手帕砸在明台的脸上,熟悉的白底灰格子样式,熟悉的气味。

 

“消停点,你再给我弄感染了。”

 

明台的眼泪一下子涌的更快了。

 

明台抓着手帕在脸上胡乱刮了几下,一下坐到那人旁边的条凳上,目光灼灼盯着他,“老师,你没死,老师,我还以为……”

 

“我说过了,”那人把笔帽扣在笔上,“你还差的远呢。”

 

“对对对,我还差得远呢。”明台一把按住了那人摸进自己外套的手和手下的枪,“但老师之前教的,我也没全忘干净。”

 

“一个优秀的特工,唯一的生存法则就是,谁也别信。”

 

“嘴皮子上的事情记得倒牢,”那人抽回了手,“别随便把枪挂在身上,一般人哪里能弄到枪?就是没有破绽也值得怀疑,伪装的这么差,真不知道……”后面却停住不说了。

 

明台紧张了起来。

 

那人把目光上下扫过明台的脸,明台心里七上八下,表面上却挤起颧骨上的肉,做个天真的笑容出来,那人很快又收回了目光,再开口,声音都冷了下去,“你们有你们的规矩,倒是我多嘴了。你睡的时间不短,该早些回去复命,免得你们组织担心。”

 

“老师……”

“别叫我老师!”

 

王天风瞪着眼睛,“我教你成为一名军人,而军人的首要天职是服从!是忠诚!”

“我服从我的内心!我忠诚于我的祖国!”明台去抓王天风的手,“老师你听我说……”

 

“别叫我老师!滚出去!”

 

“老师!我不走!”明台滚到地上抱住王天风的两条腿,“你就是我老师!你就是!”

 

王天风两条腿被箍的紧紧的,气的用手去扇他头顶,“明小少爷家学渊源,我教不出你这样的共党!”

 

“国共两党都已经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了,加入共党有利于情报的整合和工作的共同开展!”

“你,你……”王天风眼睛瞪的都要掉出来了,一句话没说下去就开始喘,脖子上的疤痕跟着他的呼吸起伏,明台被吓了一跳,从旁边的立柜上拿起暖瓶和杯子给王天风倒水,暖瓶里的水冒着大股热气,他先试了一下被烫到了,又拿过一个杯子,开始在两个杯子间来回倒水。

 

王天风喘过一口气,又开始咳起来,根本说不了话,就朝明台指着院子里的水桶,明台还是顾着折腾两只水杯,“老师你胃寒,别喝凉水。”

 

折腾的半热了,明台把水杯递给王天风,看着他憋着气倒了一大口水在嘴里,再慢慢往下咽,心里终于稳了。方才一觉醒来,见到老师犹在人世,又被老师戳穿了身份,心绪起伏之间倒忘了之前任务的事,想来应该是那一下磕到了头,老师把他从巷子里捡回来的。这次行动变故丛生,就算再想留下来,他也不得不赶紧回去收拾残局。

 

“老师,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多不值啊,”他垂着头,却把眼睛往上抬,显得黑眼仁大大的,正是王天风惯常拿他没辙的无辜相,“我这就走了啊。”

 

王天风闭了眼睛,不去看他,自顾咽着水。

 

明台一步三回头,走到院子中,停了脚步,回头说“之后我再来看您!”,然后抱着头弯下腰,躲过了直奔后脑勺的钢笔。他飞快的捡起钢笔,握在手心里转了两下蹭干净,放在自己中山装的口袋里,挨在手绢的旁边,然后脚步轻快又迅捷的走了。

 


评论(4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