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故(台风)(六)(二稿)

一稿:这章有大写的OOC, O O C

送给从不评论我文章的我的基友 @别开枪我是艺术家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

我要评论!我要评论!我要评论!

灌水聊天讨论吐槽都行啊,来跟我说话啊


二稿:感谢 @星枕寒流 的花费时间和精和我讨论一稿中的问题,

二稿主要把一些含糊的地方点明了,增加了一些心理活动,但我仍然坚持不要事事讲透,算是我个人的阅读趣味造成的吧。

不甚满意,但是今天改这章已经麻木了,大概等全篇完之后来改三稿。

------------------------------------------------------------


 

“你说,大姐是不是我害死的?”

 

王天风一动没动,看了明台一眼,然后走到门旁的衣帽架,放下公文包,摘帽子,脱外套,只当地上没坐个人、刚才那话也没说出来。

 

“老师!老师!你告诉我,大姐是不是我害死的?!”

明台挪到王天风脚边,从他马褂侧边开缝处往里伸手,抓着他大腿附近的裤料子往下拽。王天风一把抓住腰带,抬起脚瞄了肚子,可只踢开了明台的胳膊。

“把你这一哭就抱大腿的毛病给我改了。”

 

“哼。”明台胳膊被甩开,脚一蹬,屁股在地上蹭了一段,整个人往后滑了一截,肩膀靠上了条凳,脸上一副不满的表情,“又发脾气,你不就仗着我听你话吗。”

 

“嘿哟,到底是谁在发脾气。”王天风都被气笑了,他蹲下身来,眼睛瞪大,一眨不眨,“是你仗着我不敢把你撵出去吧。”

 

如果是平时的、清醒的明台,看到王天风这副样子,如果没一下蹿出三米远,就是知道逃跑也没用,乖乖等着挨打挨骂了。但现在的明台,是喝醉的明台,往日里心里若有七分放肆,他会看人下菜碟露出那么三到五分,喝醉的时候,却敢疯出十二分。他两只手臂往后搭在条凳椅面上,脖子往后一仰,“什么叫不敢?你明明是舍不得呀。”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是我最近教训你下手太轻,让你产生了错觉?”

 

这句话说得凉气森森,但明台面色通红,仰着脑袋,脸上显出微微的得意之色。

 

“嗨,还不就是你喜欢我,不过你是不会承认的,就像我大哥一样,你们喜欢我,但是嘴上只会嫌弃我。”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王天风面色一动不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挑了一下眉毛,不知道是因为明台的话还是因为明台把他和明楼相提并论。

 

王天风抬头看了看外面,正是漫天晚霞,他又看看脚边这么个打不得、说不动的小祖宗,像是认命一样,卷了下摆,一屁股坐到明台旁边。

 

“是不是你害死了你大姐这种话,你也敢跟你大哥说?”

 

“不敢,太戳他心窝子了。”明台飞快的接道,然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不动,狠狠甩了几下头,像是要从自己一团浆糊的脑袋里抖落出清醒的意识,他缓了一会儿,慢慢悠悠的说:“也不用,反正嘛,他就把我当个孩子,得先吼我一顿,说我脑子里不装正事天天净顾着胡思乱想,然后再跟我讲一堆大道理说什么投身革命都有风险,牺牲是不可避免,然后坐在我旁边拍拍我肩膀,说大姐遭此横祸我们都很伤心,这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责任,大姐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我们每天愁眉苦脸的,对吧?放下吧,别再想了。”

 

“他说的,有什么不对?”

 

“对!真他妈太对了!”明台就像被点着了,脊梁随着语气都往上窜了一截,像是燃着了的爆竹一样一节接一节的炸开:“真是太聪明了太理智了!他以为他把我摸的透透的了,先大嗓门喊两声我就怂了,然后随便哄两句就完了,他当我还是五岁的时候摔碎了花瓶、七岁的时候砸破玻璃吗?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吗?”

明台向前方的虚空捅出一拳,又戳出一根食指,“他想掐着我的脖子骂我,说‘要不是你沉不住气非要去车站,能逼的藤田芳政狗急跳墙误伤大姐吗’,他恨不得把我屁股打开花,他恨不得一枪毙了我!”

 

像爆竹燃到了最后一节,明台安静了,面皮上的红色也渐渐退下,剩下了苍白,他刚才瞪圆的眼睛也耷拉下来,又深深的缩回了眼皮之下。

 

“呵,可就算他骂了我,打了我,一枪毙了我,他心里还是觉得,大姐是他害死的。因为他本能避免大姐被怀疑的。嗯,反正都是他的错,大姐这么多年没嫁人是怪他不能挺门立户,阿诚哥小时候被桂姨欺负也是怪他没及时发现,我进了军统当了特工也是怪他事先防备不周,都怪他都怪他,什么都怪他。”

 

说到这儿,明台的口吻有些冷漠,他就像在背诵与自己无亲无故的任务目标资料一样,语气流畅声音低沉,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这样的明台,明楼没见过,王天风也没见过,但是于曼丽见过,郭骑云见过,程锦云也见过。

 

这是行事干脆利落、分析一针见血的军统上海站五名组长之一,内部代号,毒蝎。

 

王天风静静看着明台,眼神里有些惊喜,他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明台再开口。这人起初一副醉意熏然的样子,可刚才一段话又表现的冷静清醒。王天风开口问道:“你想的很通透,干嘛还要来问我呢?”

 

“因为我不知道!”明台一下站起身,低头俯视王天风。“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害死了大姐,那天晚上藤田芳政就是为了逼我现身才挟持大姐,如果我没去,我一直都没去,藤田芳政能一直等下去吗?他能让火车晚点,他到底能让火车晚点多久呢?他能让火车等到第二天早上吗?或者他会让火车先开但是依然扣留大姐?那他又能扣留大姐多久?他能找到合适的理由一直关着大姐吗?最后最后,他是不是会放了大姐?”

 

“我又不是藤田芳政,我怎么会知道,再说,就算是藤田芳政,也不能预知到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因为你什么都知道。”明台突然跪在了王天风面前,他直起上身往前倾,整张脸凑近王天风的脸,“你什么都知道,”他眼睛瞪的大大的,直直瞪着王天风,直到睫毛都快撞上睫毛。明台用一种很神秘的口气,像是念诵某种护身咒语给自己听,又像是在给善男信女布道解惑,“你什么都知道。”

 

这句话,别有所指。王天风应该知道什么?车站那一夜,王天风当然没有出现,上海情报界也都以为这人已经烂在荒地里了。可王天风现在好好的坐在明台面前,之前还不知如何救了他一命。与其说王天风什么都知道,倒不如说这是明台在告诉王天风: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明台稳稳的维持着和王天风之间差一点点就挨上了的距离,就像他这多日以来维持着两人之间温情脉脉的氛围一样。

 

王天风笑了,呼出的气在两人的脸之间打了个旋儿,明台像是被这股气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似的整个人往后仰了过去,又扑腾了一下才起身,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也像见了火的狼。

 

“我猜,你大哥和明诚,一定都不让你去。”

 

明台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是赌徒在揭开色子盅时发现自己押对了的那种笑,“是他们两个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王天风意味深长的看着明台,还朝他轻轻点了一下头,就像以前在军校里训话时提示重点那样,“我说了,我是猜的。这件事,这样的事,没人会知道。”

 

明台整个人粗重的踹息起来,身子也在抖,脸涨成了红色,“你怎么能不知道?”

 

王天风厌倦了这种来来回回的扯皮,他一把捞过明台的脖子,让他的脑门顶着他自己的脑门,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你以为这个世界是你课本上的练习题吗?就算书页最后没有参考,老师也一定知道答案?我跟你说过,出了校门,你所遇见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准备再周全的任务也可能失败,守卫最严密的情报也可能走漏了风声。入了这一行,就算上了赌桌,每个人都在赌。你是我的学生,哪怕技不如人,赌品不能不好,是输是赢,都得认。”

 

明台眨眨眼睛,眼神中的不甘换成了醉意朦胧,他用额头蹭了一下王天风的额头。这是示好,也是退让。王天风知道,他这算是接受了自己的安慰,同时也放弃了这一次的试探。王天风就放开他的脖子,自己直起腰。“不过,你大哥欠你这一顿骂,我得给他补上。”

 

“那天晚上,你到底为什么要去?”

 

明台的眼珠转了一转,最后落在天花板上,左手抠着右手指甲,不说话。

 

“你听说藤田芳政挟持了你大姐就着急了。你想救她,你就去了火车站。你有没有想过,你去对救她来讲,有帮助吗?你的出现是能用自己换了她,还是两个人都折进去,还是你能救她?”

 

明台低下头,还在抠指甲。

 

“你到底是为了救她,还是为了挺身而出充一回大英雄?你真的过脑子了?”

 

“我,”明台还在抠指甲,“我,”他瘪了嘴,眼角也塌下去,“我就是呆不住了,大姐有危险,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啊……”

 

“你就给我眼睁睁的看着!”王天风一巴掌打向了明台的脑袋。

 

“我眼睁睁的看着了……”明台淌着眼泪往王天风怀里倒,“然后锦云就走了……”

 

说到程锦云,明台忽然直起身来,面容严肃的问王天风,“老师你知道锦云走了吗?她妈妈生病了她回去侍疾去了。”

 

王天风面无表情点点头,“现在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了。”明台重新倒向王天风怀里哭,“我就眼睁睁看她走了……”

 

王天风呼噜了一下明台的脑袋,手下得有点重。

 

“我后悔了,”明台在王天风怀里不时发出几声抽噎,“我不想当什么拿武器的手了,我就当一把武器,老师让我打谁我就打谁……”

 

明台哭的可怜,全不见刚才试探防备的样子,王天风抬起了手,最终,也只是沿着他的发旋揉一揉。

“别撒娇了,好好当你的共党去。”

 

明台又往王天风怀里钻了钻,没过一会儿,响起了鼾声。

 

王天风叹了口气,任劳任怨的把明台扶上了床,给他脱了鞋袜,盖了被子,末了,说了一句“明天早上之前给我打扫干净了”,就关上了门。

 

王天风站在门外,心里有些歉意。

他知道明台向来眼里不揉砂子,对他身份的怀疑一刻也不曾停止。但他能克制着脾气这样曲折隐晦的试探,还小心翼翼的维系着师生之谊,真是大有长进了。

 

可还不到能告诉他的时候。

 

至少,等他还了那条命吧。

 

 

门里,明台睁开了眼睛,一脸心虚。

 

装醉被老师发现了。


-------------------------------------------------


评论啊~



评论(6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