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故·点梗外篇

写在前面的一点牢骚:

最近更新的比较勤,但在评论里跟我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我也能看到有些以前还会和我聊天的人只点了喜欢没有说话,也有些以前鼓励过我的人再不出现,是跑起剧情来和前面画风差别太大了吗?如果对我失望了,也不要悄悄的走,告诉我一声吧。


一点解释:

本篇是应 @致我们终将重逢的未来 点梗(讲真这是除了我三次元基友外唯一搭理我点梗的人而且还夸我真是好喜欢你啊),主题是【一见如故背景下师道尊严荡然无存的台风肉】


一点警告:

这个点梗给了我一个放飞自我、倾倒污泥的机会,大家认识我时间短,不知道我不是个正经人,这次你们就知道了。

重点看这里:

OOC, O · O · C


一点注意事项:

食用之前一定要看 《一见如故·十》

食用之前一定要看 《一见如故·十》

食用之前一定要看 《一见如故·十》!!!!


还有惯例:

去外链吃完肉记得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


一见如故 · 十 · 里篇


明台跟着王天风回到家时,大约凌晨三点半。他们这一路回来,看到了不少行色匆匆的日本宪兵,应该是在日军大楼被炸之后从各自寓所临时召集的,虽说明台还穿着日军少佐的军服,但如果真遇上了熟识所有日军少佐的点将官,不是主动暴露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王天风和明台一路走来都是躲躲闪闪的,费了不少劲。

 

等进了门,两人时刻警戒的精神总算放松下来。明台给王天风倒了暖瓶里的热水喝,王天风接过来,抬头看了一眼明台,气不打一处来,“赶紧把你这身狗皮扒了!”

 

“我也想啊。”明台等王天风喝完,又把杯子拿过来,也喝了一口,“脱了这个我穿什么?”

 

“要不您给我找件衣服换?”

 

王天风无话可说,只得起来去给他翻衣服,他的衣服箱笼小的很,不过日常换洗的几件,他挑了一件衬衫、一条西装裤、一件呢子西装丢给了明台。

 

“老师,你还有别的吗?”明台穿上了衬衫,费劲巴拉的扣上了所有的扣子,可到裤子的时候却塞进了大腿、卡住了屁股,根本拉不上拉链。

 

“有钱人家的少爷,吃得多还费料子。”王天风自己嘟囔着,“你连衬衫都穿不了,马褂更系不上。”

 

明台也不想再麻烦王天风,自己一手揪着裤裆,一手提着日军军服,跑去灶间烧了。

 

等他都折腾完了回来,两个人对坐相看,都没什么说话的精神,王天风先开口,“事情再多,也留到天亮以后。”站起身,推开主间的门,“你先休息吧。”说完转身要走。

 “老师您去哪儿?”明台迈不开腿又着急,跳着过去扯住王天风的胳膊,“左右两间连把椅子都没有,根本住不得。今天事急从权,咱俩就挤一挤凑合过去?”

“行吧。”王天风也没多说什么,这一天太长,一直绷紧的神经此刻已经有些麻木,他已不能很好的思考了。

王天风解下了领带,神色有些恍惚,明台轻轻一推,他就坐到了床上,明台小步蹭到床的另一边,也躺下了。两个人肩挨着肩、肘挨着肘,一床薄毯下面各自穿着衬衫和长裤。

 

明台和王天风都很高,这一张足够单人舒展开的床板,只能让他们各自平躺。床板太硬,明台觉得自己像被摊平的烙饼,而身侧紧紧贴着王天风的地方都热乎乎,像是浸润的热油。他自七岁就一个人睡了,他也习惯在无边无际的思绪中孤寂入眠。而此时,他身边躺着王天风,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宁。他想歪歪头去蹭王天风的肩膀,他也想侧过身去抱着王天风的手臂,于是他就真这么干了。

 

他侧身用双臂双腿抱住王天风的左胳膊,像是四肢并用巴住树枝的猴子,还用侧脸去蹭王天风的肩头。他动作太快,王天风的侧腰被他的膝盖顶了一下,有点疼,但王天风也累的没精神训他,只想赶紧睡觉。王天风急着把胳膊抽出来,明台又紧紧缠住,两人动作相抗,王天风的手背一下蹭过了明台胯下的物件。

 

就那么一下,王天风没察觉到,明台却整个身体从头抖到脚,在这漫长的一天中一直绷紧的神经一下断了,另一种层面上的亢奋占领了他。


--------------------------------------------------------------------- 

袖子底下刮台风

http://www.gcslash.com/thread-4133-1-1.html

---------------------------------------------------------------------


他觉得心口满的都要涨出来了,他没法思考,他不能感觉,他的脑子里只剩下爱意和满足。他的意识从身体里浮出来,像浮在水面的荷叶。

 


天空泛着鱼肚白,王天风睁着眼睛看着房梁,他还没从这漫长一天的警戒中完全抽离出来,明台细细的喘息扑在他衬衫衣领和脖子交接的地方,弄得他有些痒。他一只手把着毯子,另一只手撑着,让自己慢慢的、不惊动明台的坐起身来。

 

王天风看着明台笑眯眯的睡颜,心中暗自骂了一句毫无防备,把明台按着自己肩膀的手塞回了毯子下面。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朝霞漫天,将明台的脸涂成玫瑰色,王天风静静凝望着他,心里一次次数着这张笑脸的主人,在昨天一天里有多少次命悬一线,又有多少次智勇惊人,心里又后怕,又骄傲。

 

不知道这样的朝阳还能看几次。

 

不知道这样的笑脸还能看多久。

 

他是舍不得睡了。



评论(6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