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风(台风)(原作向、污向)

看到久任大大晒了《伪装者》写真的内页,被老王的披风撩的难以自拔,释放一下。

好久没写污怕有人误会我是个正经人。


污,OOC,肉渣拉灯,没刀子。


-----------------------------------------------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  湖南  军统特务训练学校

 

 

“郭教官,你这干吗呢?”明台巴在窗户上,探头往里瞅。

 

昨天下了一场大雨,一般人都会把雨水当成趁机偷懒的好借口,但对王天风来说,风霜雨雪,都是格外适宜训练的好天气。于是昨天,整个军校都在泥里滚了大半天,王处长心情一好,全体放半天假。累了一天,同学们大部分都在睡觉、打牌,明台是个闲不住的,他去于曼丽那里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在学校里乱晃,正巧看到郭骑云似乎在翻仓库。

 

郭骑云扭头看了他一眼,“要换季了,我这清点冬季备品呢。今天明明是学生放假,结果连老师都休息了。正好了,你来给我搭把手?”

“搭把手就搭把手。”明台一扬眉毛,走进了仓库。上次审讯课程牵连郭骑云被老师打,他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冬季的常服都是呢子的,料子好,衣服就沉,搬来搬去也是个体力活;再有胸章、领章这些配件涉及军衔,务必要一一看过对证数目,挑来捡去,看的明台眼睛都要花了。

 

“行了,这也差不多了,剩下一点就我自己来就成了,你把这个给王处长送去,之后就没事儿了。”人家好意帮忙,郭骑云无意劳烦明台过度,领个情,就想打发他走了。

“这是什么?”明台看了一眼这个小布包袱。

“这是披风,总部批给教官的,处长先前已经领走今年的冬季军装了,就差这一件披风。”

“知道了,我走了,你慢慢干啊。”明台轻快的应下。

“你等一下。”郭骑云喊住他,扔给他一个小瓶,是凡士林,“刚淋过雨,小心生冻疮”

明台朝郭骑云眨眨眼,“谢啦。”说完就走了。

 

王天风的办公室拉了窗帘又闭了门,这很少见,他敲了敲门,王天风喊他进去他才进去,办公室里,王天风似乎刚换好衣服。

 

头顶是德国顾问设计的布制圆筒小帽,略过秀气的面容,是封闭式的翻领,上面还露着细细一层的白衬衫上沿,紧紧贴着脖颈。翻领的外侧挂着闪闪的勋章,是三横三星的上校军衔。右胸前密布的色块组成胸章,记述着那些光荣和岁月。背式武装带由右侧腰下斜挎过左肩,显得胸膛宽广;双排扣的武装带掐在腰间,勾出优美的腰线。略微飞散的常服下摆下面,是笔直的裤线,刚行过小腿,又被收进立式的马靴筒里。

 

明台一时看愣了。

 

除了审讯和马术训练,王天风从不穿马靴。

 

他从没见过王天风扎武装带。

 

这样看上去,王天风的腰也太细了。

 

“哪里有问题?”王天风又把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没什么问题。”明台走过来,把披风放在桌子上,“就是,好看。”

 

王天风看着明台这副愣神的傻样,笑了。

 

明台也笑了,他凑上去,把两只手搭在武装带上,低下头,用额头顶起王天风的帽檐,用嘴唇蹭过王天风的髭须,亲上了他的嘴。

 

明台简直不是在亲他,而是要吞掉他的舌头、吸走他的魂魄,顺带着还要用手掐断他的腰。

 

王天风试图挣开,扭头的时候帽子“砰”地落在地上,半点没影响明台。王天风有点烦他,右腿往前迈了一步,马靴狠狠碾过明台的脚背,明台吃痛,总算放开了。

“你到底是来干吗的?”就着现下的姿势,王天风稍稍提起膝盖,大腿上侧蹭着明台两腿之间。他微微侧头斜着眼看向明台,“嗯?”

 

“我来给您送披风。”明台稍侧过身,伸长手臂把披风捞过来,抖落开,披在王天风背后,自己则从正面抱住他,“暖和吗?”

 

王天风凑到明台的耳朵边上,压低了嗓音说:“有点热。”

 

“热好办呐。”明台稍稍移开一点,手滑到王天风胸前,像拆礼物一样解开斜着的背式武装带,再到腰,他先用食指勾一下,在紧箍着的皮带和常服之间勾出一点缝隙,再把食指伸进去,把皮带尾端抽出来,之后才去解双排扣。滑落的皮带挂在王天风提起的大腿上,王天风就稍放下腿,让皮带再往下滑了一点,复又抬高了腿,皮带恰好夹在他的大腿和明台的那玩意儿中间。

 

两人的军装制式其实差不多,都是中山装改的,单排五个扣子,明台去解王天风的,由下往上解起,王天风的手跟在明台下面,也去解明台的,四只手像四只追逐的鸟,直飞上云霄。

 

常服里面是衬衫,常服下面是裤子,毕竟是在办公室,他们两个只敞着前襟、解开了裤腰。但哪怕只是胸膛相贴,就已舒爽的让人想呻吟了。

 

王天风把两人的那里拢到一起,明台强提起神志,摸出凡士林倒在手指上,可王天风手上的动作有些……太刺激了,他用门牙叼起王天风的嘴角碾了几下,“慢慢来行吗?”

 

王天风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这时,有人敲门。

 

“处长您在吗?”

“进来吧。”明台喊道。

 

郭骑云进来的时候,明台和王天风站在门左侧的书桌后面,王天风背对着他,明台面向着王天风,两个人挨的很近。然而王天风一袭披风宽大,他只能看见两个人的脑袋和领口,明台似乎解开了不止一个衬衫扣子。

 

“什么事?”王天风头也没回的问道。

“就是跟您汇报一声,今年的冬季备品已经清点完毕,没有差错。”

“好,我知道了。”王天风还是没回头看他。

郭骑云也没别的什么事,这就可以走了,可他觉得气氛似乎有点奇怪,他开口问道:“明台你干什么呢?”

“我给老师系披风啊。”明台笑嘻嘻的。

系披风?可这次来的披风都是安了扣子的,穿起来很容易。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王天风训了明台一句,“骑云啊,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是,处长。”他不想挨打,也不是很想看明台挨打,有时间他回自己宿舍去,睡一觉、收拾收拾不都挺好的吗?

 

郭骑云退了出去,门也关上了。

 

“您嫌我磨蹭是吗?”明台把涂了凡士林的手指探进了王天风的后方。

王天风挑了一下眉毛,“对。”

“您是老师,您说了算。”明台从善如流的又加了一根。“但我觉得,是时候换个地方了。”

两人对视了一下,挨蹭着走到了待客区那张小小的行军床边。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王天风的衬衫已经揉皱了不成样子。明台之后没什么事情,可之后王天风还有个会要开,明台就把自己的衬衫给王天风穿上了。虽然两人差不多高,可明台比王天风壮了一圈,衬衫穿在王天风身上也有些大,幸而穿在常服里面,看不太出来。

 

 

后来,明台和于曼丽去香港执行任务。他想给王天风带点什么回去,琢磨了一下,他还没见过老师穿西服呢,就去了裁缝铺。裁缝铺里的小伙计只当他是要买给自己的,就上手量了他的尺寸,他也没拦着,就最后嘱咐小伙计说:“肩长减一寸半,胸围减三寸,袖长减两个扣子。”

 

等西服做好了送到了,王天风穿着果然很合适。

 

当然,这次也是他亲手脱下来的。



------------------------------------------------

最后给大家看一下老王的披风,图截自  久任 (lofterID 和 微博ID 都是这个) 的《伪装者》写真拍照图,如有侵权通知立删。




评论(6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