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明家四口、粮食向、原作向)——答百粉点梗之二

本篇为答 @萨南吱 的百粉点梗之作,原梗为:明家三兄弟的任意一人自带吐槽倾向技能后的明家日常,糖。

吐槽大概答的有点歪了,至于糖,是有的。


粮食向,CP自由心证。


警告:几乎所有人物对话都是电视剧原台词,由于总量太大,同时为了排版美观,此处不一一标注。

几乎所有人物对话都是电视剧原台词

几乎所有人物对话都是电视剧原台词

几乎所有人物对话都是电视剧原台词


-----------------------------------------------------


一九三九年九月十一日 上海  明公馆

 


“所有的潜伏小组,从即日起,保持静默。”

“就明台那性子,你让他静默?”

“你不说大姐明天回来吗?”

“嗯。”

“这就行了。”

“什么这就行了?”

“把这个,在大姐回来之前,放到她的房间。”

 

“退学通知书?!”

 

阿诚惊讶地看着明楼,“你要点火啊。”

“火还不够大,”明楼略一思忖,“这样,你连夜去找一家你熟悉的报馆,编一篇明家小少爷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桃色新闻出来,连同这封信,一起让大姐看到。”

“明白了。”阿诚把退学通知书放回信封里,“咱们家小少爷,可真是太委屈了。”

“周瑜打黄盖,”明楼真诚地看着阿诚,“我也没办法。”

“……”阿诚无言,点点头,往外走。

“回来!”阿诚手刚搭在门把上就被明楼喊住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阿诚看着明楼,“我说明台委屈来着。”

“下一句,”明楼怪异的看着阿诚,“我说‘我也没办法’之后,你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啊。”

“你说,‘不就是嫉妒大姐总宠着明台,想看大姐收拾他嘛。’”

阿诚惊恐地捂上嘴,他说出来了?

“你说出来了。”明楼看着阿诚,“就好像你不嫉妒似的。”

“大哥你说什么?”阿诚的视线落在明楼的嘴上,明楼突然反应过来,不由自主的用手掩住了嘴。

 

此时此刻,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公馆里的三个男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星岛日报今日头条:港大学生明台与港府关少爷为争夺舞小姐大打出手

 

“明台!你给我跪下,这是什么?你说!”明镜把报纸伸到明台鼻子底下,手腕随着愤怒的语调不住颤抖。

“大姐你别拿着报纸晃啊,我看不清了。”

“你自己拿着看!这是不是真的!”明镜把报纸和退学通知书都塞到明台怀里。

明台接过来扫过一遍,“这……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你是想气死我啊你!”明镜把退学通知书抢过来,拍在茶几上,“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时,明楼和阿诚回来了。

 

“国家有难,我也不求你去保家卫国,我只求你好好读书将来能为国所用,你倒好,你在学校里竟然惹是生非,跟人家打架,被开除了学籍,你知不知道呀,你能上这个港大你大哥花了多少心思?”

 

“我也没花多少心思。”

“那也没他花在让我退学上的心思多。”

 

明楼和明台几乎同时说,明镜硬生生的憋了一口气,“你说什么?!”

 

明楼装作解围巾,把围巾挡在嘴前面。明台深深的低下头去,脸都快贴上衬衫了。

阿诚呵哈了几口气,开始咳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明镜瞪着眼睛。

明台踌躇了一会儿,期期艾艾的说:“大姐,大姐,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说说你,你说说你,”一看到明台这副可怜相,明镜的火气就褪了一大半,“你这么自甘堕落,我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呀,我把你送到法国去,我把你送到香港去,你说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你说让我怎么跟她交待?”

明镜背过身去抹眼泪,明楼上前劝道:“大姐,大姐别生气了,明台毕竟还小,凡事还来得及。”

看到明楼这副稳坐泰山的模样,明镜心里又开始急,她冲着明楼就去了:“我还没说你呢!你这个大哥是怎么当的?!他被港大开除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都不知道!你不要整天只顾着升官发财好不好呀?!”

明楼唯唯诺诺的低下头,“大姐说的是。”

 

“升官还有可能,发财他是没机会了。”

 

“阿诚!”明楼一声喝住,明镜和明台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阿诚,阿诚尴尬极了,他急中生智的补上一句:“我是说,大哥在新政府供职是为了曲线救国,不是为了发财。”

 

没人说话。旁边看着的阿香和桂姨都不敢动弹。明镜的火气卡在嗓子眼里,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她来回走了两步,旗袍下摆都甩了起来,“好好好,你不是曲线救国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家,我是管不了了,你给我听好了,你好好管教他,不许留情!”

“不至于吧,”明楼有点被明镜的愤怒震住了,“关几天算了。”

 

“什么叫‘关几天算了’?!”

“你还想把我关起来?!”

 

这次是明镜和明台的声音叠在了一起,明镜狠狠瞪了明台一眼,又朝明楼说:“记着!不许留情!”

明镜看着明楼向她点头,没好气的又瞪了明台一眼,气呼呼地上了楼。

 

明楼三言两语把阿香和桂姨都支开了,小客厅里只剩下他、明台、阿诚三个人。

在场的都是知情人,明台就想站起来,明楼看都没看他,“跪下。”

明台又委委屈屈的跪下了。

“我也没办法,”明楼凑近明台,“委屈你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

“就惦记着欺负我。”

 

这是今天第三次了,这次是阿诚和明台。明楼见怪不怪的回了一句:“怪我啊?”

 

没人说话。

 

“今天有点儿邪门,大家说话都小心点。”明楼低声说。

 

然而他们三个都知道,这可不是“小心”能解决的。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

 

……

 

……怎么就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呢?

 

 

 

 

“……梁处长,你那里也要当心一点,收敛收敛。南田课长一死,日本人的眼睛,绝不只是盯着抗日分子,连我们这些忠心救国的人也要鸡蛋里挑骨头……”

 

阿诚站在明楼对面,听他和梁仲春打电话。

 

“……尤其是,你的生意做得干净一些,”决不能予人口实!明楼心里想,嘴上说着,“决不能牵连阿诚!”

 

话音刚落,电话两头的三个人,都傻了。

 

明楼正拿着电话筒手足无措,这时,桂姨端着炖盅出现在了门边。

 

没有办法,明楼硬着头皮,装出深不可测的语气,“梁处长,有的事情,我看见可以当做没看见,看破了可以选择不说破。你以为,收买了我身边的人就能要挟我了吗?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太猖狂,不然我跟谁都没情面!”说完,“哐”一声砸上了电话。

 

桂姨没敢触明楼的楣头,把炖盅放下就走了,还带上了门。房间里只剩他和阿诚两个人。

谁都没说话。

 

险,刚才真是太险了,梁仲春肯定会对他产生戒备,这很不利,之后还得再想办法降低他的戒心。阿诚这么想着。

 

险归险,但能这样光明正大的维护阿诚,倒是说不出的畅快。明楼心想。

 

 

 

 

睡觉前,明镜想去看看明台的伤,明台死活都不让,明镜当他是长大了怕羞,就不勉强了。只是她到底有些不放心,睡不着,就去了小祠堂。

 

“父亲,母亲。”

明镜分别给父母磕了头,又给明台的妈妈鞠了个躬,给他们都上了香。

 

“我回了苏州,老家那边呀,一切都很好。陈叔和刘伯身体都很好,刘伯的小儿子长大了,比我还高,据说理账是一把好手。陈叔的大儿子把老宅打理的齐整,处处都干干净净,院子里的垂丝海棠也结了果实,看着啊,倒比开花还叫人高兴……”

 

明镜絮絮讲了不少琐碎小事,说着,说着,心也静下来了。

 

“明台妈妈呀,我对不住你,明台又淘气了,从香港大学被开除了,可他还小,这次他在我身边,我肯定好好教育他,会让他长成一个好人的。我明镜,说到做到。”

 

“父亲,母亲,”明镜看着父母的牌位,“我有的时候想,是不是我还不够强,不能挺门立户,三个弟弟,有什么事都不和我说。昨天在老宅里,我求您们,能不能让他们在这个家里都说实话,让我也能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好扳正他们的想法,让他们都长成顶天立地的男人。”明镜有些颓然地低下头,忽而又微笑起来,“算了,算了,他们能平平安安的,只要别太出格,自己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我只求他们都平平安安。”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