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一场冒险——个人论BE与HE之争论

近来HE和BE的争论还在发展,开始,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因为很多人说出了自己真实的阅读习惯和品味,真诚的交流有助于读者和作者互相理解,这样的讨论是有益的,我本来不想多说什么。直到今天,一位我很欣赏的作者寒了心。我有些憋不住了。

 

以下指路贴:

 为什么HE和BE在同人文写作中是个大问题?

(评论区有奇葩出没)


一个道不同坚决不相为谋的人(原贴)

一个道不同坚决不相为谋的人(转载之一)(评论区有奇葩出没)

 一个道不同坚决不相为谋的人(转载之二)

 一个道不同坚决不相为谋的人(转载之三)


一个关于AO3标签预警的介绍


(以上链接,仅为给一些还不知道这次争论的同学们指路,如果这样贴地址的行为有任何冒犯,请联系我我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我是一个不接受任何形式剧透的读者,我也是一个不会以任何形式剧透的作者。从读者的角度来讲,遇到格外精彩的文章我也会重新再看一遍,但我能抱着这样的故事翻来覆去、看一辈子吗?我会很快厌倦,我想绝大多数人最终总会厌倦。读者永远期待着作者能给他们看一些新奇的东西,一些他们没看过的东西。有许多夸赞一篇文章的说法,比如不落窠臼,比如独具匠心,比如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有许多批评一篇文章的说法,比如千篇一律,比如老生常谈。有时,固然是我们热爱的旧故事,我们也希望它能“旧瓶装新酒”,就像我们就算在电视上看了86遍86版《西游记》,一些关于猴子的新故事,比如《大圣归来》、《三打白骨精》,我们还愿意去看,我们期待着这些熟悉的故事能有一些新意。试想,如果我们期待的是原模原样的旧故事,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导演是不是就直接开除编剧、把旧剧本拿出来开拍了?

 

所有读者,在打开任何一个故事的扉页时,都在期待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冒险。

 

作为冒险,肯定有出人意料的乐趣,也会有预计之外的危险。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大多数人对前路都充满着美好的期待。反应在阅读这个行为上,就是有人会寻求剧透,或者寻求一个“结局肯定是幸福美满”的保证,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这种心理,但我对这些读者们,表示遗憾。在故事发展过程中,那些好奇、忐忑、心潮起伏;在谜底揭开的刹那,那些豁然开朗、恍然大悟,你永远都体会不到了。

 

被剧透,就是被毁了阅读过程中最美好的体验。

 

我个人最喜欢的故事发展类型,是苦尽甘来。我最感到幸福的阅读体验,是随着主人公在一路披荆斩棘、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用自己的双手挣来幸福。对于一个完结的故事,读者当然有权力翻到最后一页,毕竟每个人的手都长在自己身上,但我对此表示遗憾,大概对于已经看到了结局的读者而言,在剧情过程中忐忑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的主人公,都是傻逼吧。

 

我能用一句话毁掉一个故事。

鱼没捕到。——《老人与海》

男主和女主殉情死了。——《罗密欧与朱丽叶》

小李拿到奥斯卡了。——《里昂那多·迪卡普里奥的演艺生涯》

 

有些读者可能会说: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不想看BE,因为看完BE我会难受很久。来,我们来说这个事。同人圈的读者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奔着看CP谈恋爱来的吧,那这个过程里最美好的部分是什么呢?是CP的两个人还是你认识的两个人,他们谈一段美好的恋爱,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如果只满足后一条,恋爱甜蜜但OOC到天际,那怎么还算是同人了?如果不满足后一条,那谁能给“不美好的恋爱”下个定义?两人生死相许但最终殉情算吗?两人朝昔相处但同床异梦算吗?

 

阅读本身就是一场冒险,读到了你不想读的BE,你收到了伤害,这是冒险中无法规避的风险;但读到了写的不好的HE,你被恶心到了,这也是冒险中无法规避的风险。HE本身从不比BE高等。


我选择了看文,我同时也选了承担风险,我有一百种方法能规避风险,然而,这个概率不能降低至零。


我认为,任何作品,无论HE还是BE,都只能用“写得好”和“写得不好”来评价。为了虐而虐,是玩弄读者感情,是在报复社会,这样的作者是垃圾,这样的作品是掺了刀片的屎。为了甜而甜,是把读者当傻逼,是在愚弄社会,这样的作者是垃圾,这样的作品尝起来是甜的,可是还是屎。

 

我爱吃刀片,我爱吃甜文,但我不吃屎。

我爱写刀片,我爱写甜文,但我不写屎。

 

作为读者,有时能猝不及防的被一篇好文感动到灵魂都颤抖,相应的,被毫无防备的伤害的时候,也得认啊。人生在世,岂能世事尽如人意? 


最后,来说一说我个人对于读者和作者关系的一点理解吧。我的女神曾经披着故事的皮说:我们写文,不是为了让你们看得起。但作者把文发出来,就是为了给读者看的。有的时候我坚持自己,因为这是我自己的萌点,这是我写文的初衷。有的时候我会特意开点梗,看官大爷让写啥就写啥,因为我喜欢我的这些读者,我乐意取悦他们。这两种,都是我的自由。作者为了更多人能看到,去写热CP的文,是作者的自由,作者写了读者不爱看的东西,读者取关不看也是读者的自由。作者可以自由拖更,读者可以自由催更。在作者和读者的关系中,谁也没有不对谁抱有义务和权力。

 

虽然我总是在嚎叫着要评论,但所有给我留评论的读者,都不是因为给我有留评的义务才留评论的,而是出于我写的故事,出于喜欢我刻画的人物,出于她们自己本身都是很好的人,或者,因为我很萌。

 

 

最后的最后,我再最后嘴贱一句,这次争论中,有的人就像是小朋友指着小人书上的人物问爸爸:“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要是坏人我就不喜欢他。”

该长大了。 


评论(47)
热度(52)
  1. 江云逋红鲤鱼与绿鲤鱼旅游 转载了此文字
    唉,不知道该说什么
  2. 墙头草红鲤鱼与绿鲤鱼旅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