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故(台风)(十八)

唉……有的时候简直不知道我到底是以怎样惨烈的心情萌着这俩人。


先上链接,自己去注册袖底哈。


一见如故(十八)


-------------------------------------------------



吃过了早饭,暂时没什么事。他们做特工这一行,总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局势静水流深时,他们要探听各方消息,忙得不可开交;而到了局面瞬息万变,各界议论纷纷、人心惶惶时,他们已“事了拂衣去”,彻底静默了。

 

明台不想闲着,就给自己找事来做。之前几天没人在家,房屋有些角落处已积了灰,厨房里的菜蔬和柴火都没有了,水缸也快空了。天气日益转冷,也该准备冬衣冬被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这些琐事消耗时光,也是这些琐事撑起了生活。明台一边把水桶里的水倒到水缸里,一边在心里感慨着。

“我干点什么?”王天风站在灶间的门边问他。

“你还有伤,有事弟子服其劳嘛。”明台朝王天风眨了眨眼睛。

“多大点儿伤。”王天风不以为然的嘟囔了一句,倒也没和他争,搬着小板凳坐到院子里晒太阳,看着明台忙里忙外。

 

琐事啊琐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可他做起来甘之如饴。

 

中午吃过了饭,两个人躺在床上眯午觉。

俩人都没出声。

其实谁也没睡着。

 

“老师,”明台小声说,“你伤口还疼不疼啊?”

“就那么点擦伤,你昨天不是见过了,没事。”王天风闭着眼睛说。

“哦。”明台应道。

 

过了一会儿。

 

明台翻了个身,侧躺着面对王天风,“你要不要换药啊?”

王天风在闭目养神,没接话。

明台趴在床上,双肘撑起上身,“我帮你换呐?”

王天风悠悠的喘着气,还是没说话。

 

“老师,你睡着了?”明台胳膊肘蹭了一下,往王天风的耳边去凑,“老师?老师?”他稍微酝酿了一下,“王天风?”

“你到底要干嘛?”王天风闭着眼睛,声音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

“……”明台一口气憋到了嗓子眼里。他伸出手指,戳了戳王天风的脸颊,“你就……你对我就没什么想法吗?”

“噗。”王天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不是说你交过很多女朋友吗,怎么,还得她们主动对你有什么想法?”

“你和她们一样吗?”明台涨红了脸,大半是被气的,“你是女人吗?”

“胆子大起来了。”王天风冷气森然的说,“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是啊,”明台针锋相对的还口,“你都把我惯成这样了,你也得负责到底啊。”

 

“王天风,”明台坐起身,把两只手搭在王天风的脖子上,掌心正好贴着那道疤,他直直看着王天风的眼睛,“我想要你。”

“怎么,你想强|奸我?”王天风嘲讽的笑了。

“……我们能不能浪漫一点儿?”明台一下泄了气,小声嘟囔着:“明明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你就那么肯定,我对你也有……想法?”王天风斜睨着明台。

“嘿嘿,”明台也斜睨着王天风,“你都骗了我这么多次,你以为你还能骗得了我?”他慢慢的把脸凑近王天风,慢慢的,直到呼吸都扑到王天风的脸上,“你根本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我的。”他轻轻啄了一下王天风的嘴唇,“可我知道。”

“什么样的?”王天风轻轻用嘴唇蹭了蹭明台的。

明台躲了一下,把额头贴上王天风的额头,两人的睫毛几乎穿插在一起,“我告诉你是什么样的,”明台把两只手搭在王天风的肩膀上,沿着胸前,一路滑到腰际。

“我这样的。”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好一会儿,谁都没动。

 

“王天风。”他喃喃自语道,“王天风你可栽到我手里了。”

“你也一样。”


评论(143)
热度(68)
  1. liangchenmeijing红鲤鱼与绿鲤鱼旅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