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安迪X樊胜美 哨向打开可行性测试

没看过小说,只看了四集剧,随手写写,坐等打脸。

哨向私设太多

 

“你这么好的条件,没有人追你吗?”樊胜美挑起的眉毛几乎是一个夸张的角度。

对面的人看着她,表情有些复杂。

 

樊胜美当然知道像她自己这样的女向导远比安迪这些女哨兵要值钱的多。因为女哨兵五感灵敏、肌肉发达,一般体脂率较低不易受孕,相比之下女向导才是更能孕育出下一代哨兵、向导的群体。但哨向之分并不是唯一的标签,安迪可是S级哨兵,不像她,只是个B级向导。

 

“我其实不敢谈恋爱。”女哨兵最终这么说。樊胜美全神看着她,可她始终侧头躲避着樊胜美的目光,“我觉得我,”她顿住了。

樊胜美多年HR,看人自有一套。安迪是个率直的人,有人问,就会答。她这样欲言又止,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樊胜美朝安迪摆了摆手。今天该是个美好而轻松的夜晚。“等你想说的时候,我随叫随到。”她朝安迪抛了个媚眼。

“You are sokind.”女哨兵带着一点惊喜的说道。

樊胜美也有点受宠若惊,她一向反感收到好人牌。现在这个社会,做好人一丁点用处都没有。可说这句话的人,是安迪。第一次见面冷言冷语背着法律条文,第二次见面故作镇静的教导她们电梯自保,第三次见面,为了一个电子门锁,要去call nine one one,耿直的近乎于可爱。这样一个人夸她,她只觉得有一种得到肯定的开心。“So are you.”她有些调皮的回答道。

两个人都笑了。

 

两个人的菜上来了,樊胜美那一份是正常的,而安迪那份是哨兵特供的无调料版。她朝安迪伸出了手,可安迪也只是拿起刀叉准备吃自己那份。

“一个现成的向导坐你面前,你怎么还想着吃这没盐没淡的。”樊胜美眼睛一转,话尾压的很低,语气带着轻嗔。“手给我。”

“不用了,我不在意的。”安迪很平淡的笑了一下。

“手—给—我。”樊胜美侧着头,斜着瞪了她一样。

“是,是,听樊姐的。”盛情难却,安迪略带无奈的把手搭了上去。

“看着点儿我。”樊胜美用叉子叉起了配菜的土豆块,蘸了一点酱汁,往嘴里送。安迪也在同时做了一样的动作。

 

真是久违了。松软咸香的口感蔓延开来,既不是平时吃的哨兵特供那种麻木的感觉,也不是偶尔误食普通人食物时味蕾疼的都要爆开,吃东西真是一种安逸的享受。

 

看着安迪满足的表情,樊胜美也不知道该替她高兴还是该可怜她。哨兵五感过于敏感,对于各种调料耐受度很低。小蚯蚓她们两个普通人不明白,她可是在电梯里安迪说自己只喝水的时候就认出安迪是个哨兵了。如果想让哨兵正常的品尝到食物的滋味的话,一个办法是只加哨兵专用的极稀释盐水,另一个办法,就是靠向导把品尝食物的感受同步给哨兵了。

 

“你是多久没见过向导了?”樊胜美还是没忍住问道。

“有几年了吧,在美国,塔只会安排本国的哨兵和向导相亲。”安迪很坦然的答道。

樊胜美叹了口气,静静感受着安迪从指间传来的信息流,干净而简洁,就像她这个人。这可比每次塔里安排的那些乌糟糟的男哨兵让人舒服多了。

 

樊胜美切了块肉送到嘴里。安迪也同步着她的动作。

 

要是相亲能遇到安迪这样的哨兵,她怎么会一路挑挑拣拣到三十岁?


评论(2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