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解的直接仇恨——记于CA3一刷后


超人英雄电影,在初期充满了“惩恶扬善”“无所不能”的爽感,随着成为类型片,更多的开始对伦理、政治等内容进行探讨,而且由于超级英雄具有独特的社会角色,所探讨的内容也是“超级英雄伦理政治”。这之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是:超级英雄会被他们自己认为他们拯救了的民众当作仇恨对象。

我不管你有怎样的苦衷,我不管你是不是为了全局利益,我只知道是你杀了我的亲人!
我把这种心理称之为直接仇恨。我无意评判这种想法是否理智,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想法极为基础和朴素,容易理解和共情。

漫威和DC世界的超级英雄们都面临这种直接仇恨的指控。在这方面,我个人觉得蝙蝠侠的思路比较深刻:他把自己也视为罪犯,但他绝不因此而退缩。(蝙蝠侠相关我只看过BVS,理解不对的地方欢迎和我讨论)而漫威宇宙中,美队不认为自己在犯罪,钢铁侠则感到愧疚并试图将判断的权力和责任转嫁给权威机构。他们的选择都合乎各自的经历和性格,不宜用二元对错来评判。

实际上,他们都深陷直接仇恨中。

早先的电影中,钢铁侠因自己公司生产武器而被战乱地民众直接仇恨,本部CA3开头,他因被战斗波及的男孩死亡而被男孩母亲直接仇恨,而在本部结尾,他因被洗脑的冬兵受命杀了自己的父母而直接仇恨冬兵。

红女巫,复联2中直接仇恨着钢铁侠,在CA3开头又因自己任务失手而被直接仇恨着。

本片中战力弱鸡的反派,同时也是超级英雄电影中难得的大获全胜的反派,因美队战斗波及自己的亲人而直接仇恨着复仇者和美队。(他的间接仇恨对象不止是奥创,还应该有他自己,以为离得远看热闹就安全吗)

而本部CA3中,唯一跳脱出直接仇恨的,是(萌萌的)黑豹,他没有杀泽莫。(离题一句,这种“放下仇恨”的戏码并不少见,比如火影里被卡卡西老师劝教的佐助君,伪装者里没杀自己养父的于曼丽。但很多时候都让我看的时候觉得牵强,或者不够“爽”,太圣母,但黑豹的做法竟然没有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他很通透,有智慧。

然而直接仇恨似乎是某种无法打破的规律,托尼很惨,钢铁侠去怪巴基;巴基这么惨,巴基去怪九头蛇;九头蛇这么反人类的组织,似乎应该怪德国法西;然而德国法西斯的锅谁来背,希特勒一个人吗?

如果这是型月世界,还可以喊一声“都是时臣的错”,然而实在有太多的不幸,不知该怪谁。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