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没有来(盾铁铁盾无差)

写于队三之后,全篇剧透,清水向,或者说粮食向。

谢谢大家帮忙想名字


-------------------------------------------------


 

1.

“他们管这个叫什么……递出橄榄枝?”Tony明明死死盯着Steve的动作,却偏偏翘着腿、歪着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Steve看了他一眼,笑了,从盒子里拿出一支钢笔摩挲。Tony总有办法绕一大圈弯子做成一件事。

“太好了。”Tony这样说,而他也再没多说一句,没有提起Wanda。

 

Steve在法案上签了名字。

 

 

2.

“你带装备了吗?”紧急停电,所有人都急冲冲的往西翼跑去,在那里,很可能会有一个挣脱牢笼的冬兵。飞快的奔跑时,Natasha这样问Tony。

“当然。”Tony匆匆回答。“这次我带了新款式,受Tom Ford三件套启发……”

“那你直接飞过去。”Natasha快速回答道。

 

冬兵果然很强,不负血清之名。Tony趁队长赶来接手的时候偷了一会儿懒,甩了甩自己发麻的左臂。

 

最终他们成功留下了冬兵。那个心理医师有问题,不过早趁乱跑没影了。二次审讯过程中,Barnes本人不承认袭击联合国会议,Steve坚称他是被洗脑了,审讯一度焦灼,可第二天,柏林一处旅馆里找到了真正的心理医生的尸体,还有一块和Barnes极为相似的面具,Tony威逼利诱着国务卿Ross对联合行动小组施压,以期将Barnes引渡回国。

 

“……所以,签了那份草案还是有好处的。”Tony把最新的进展告诉Steve之后,最后加了一句。

“你说的有道理。”Steve一边帮Tony揉着左臂一边答到。

 

 

3.

“真的非这样不可吗,cap?”

 

莱比锡机场的登机口前,两方人马静静对峙着。

 

“Zemo,就是之前那个假的心理咨询师,他要去西伯利亚放出剩余的冬兵,必须要有人去阻止他。”

“Ross只给了我36个小时,已经过去了24个小时,还有12小时,如果你不和我们走的话,事态会变得很严重!”

“我不能和你走……”Steve举起了盾牌。

“嘿!等一下,不是还有12个小时吗?让我们一起去收拾完那个大反派,然后你就和我们走?”

“……这也许是个好主意?”

 

谢天谢地,昆式战机虽然塞不下12个人,可他们的团队里有很多人自己会飞。

 

 

4.

Bucky领路,三人在西伯利亚的基地里绕来绕去,最终,进入了一个宽阔的大厅,五个冒着冷气的罐子排成个半圆。五个人在大厅的中对峙着,提防着对方的任何动作,他们的脚边有一具尸体,是Zemo。

“真不敢相信猎鹰只让我一个人来!”Tony在小频道里喊道,“这是三个人能应付的过来的吗?”

“你话太多了。”Bucky答道,话音刚落,就冲着其中一人挥出拳。

“Tony,我掩护你,先封锁这里!”Steve用盾牌击中了一个正要攻击Tony的冬兵,Tony朝头顶和入口处分别轰了几炮。“如你所愿,我们现在已经是关在罐头里的沙丁鱼了。”

 

然后就是打架。

 

“哇,我真不敢相信,我今天打了五个冬兵,这是什么买一赠五的促销活动吗?”

战斗结束,地上一共躺着九个人,其中有六具尸体,还有三个筋疲力尽的超级英雄。

“也许是吧,不过这个活动应该再不会有了,这就是最后一批了。”Steve气喘吁吁的回答道,“他们注射了最后一批血清,是这样吗,Bucky?”

“是的。”Bucky冷声答道。过了一会儿,他说:“Stark,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这批血清是我从你父母手里抢的。”

“你是说……是你杀了我妈妈?!”Iron Man用力撑着自己想坐起来,可他右侧手臂的动力系统坏了,盔甲上手腕和手肘的活动空隙也折了,他没法把自己撑起来,“艹!我要杀了你!”他只能徒劳的嘶吼道。

“等你能起来再说吧。”Bucky答道。

“那不是Bucky做的,他当时被洗脑了,你明白的,Tony。”Steve说道。

“我不管!他杀了我妈妈,我要杀了他!”

Steve叹了一口气,“别这样,Tony,把一切交给法律,好吗?这不是Bucky的错,再说我们现在有Bucky,也能追查到当时是谁下命令袭击Howard他们的,我们抓住所有漏网的Hydra,让他们付出代价。”

Tony还在地上扑腾。

“总之,先叫Vision派一辆飞机来接我们好吗?我也动不了了。”Steve躺在地上说道。

“我也动不了!”Tony还在地上挣扎着要坐起来。

 

 

…………

 

Tony突然坐了起来。

他眨了眨眼睛,眼前的Steve和Barnes都静止不动了,很快,他们像渐变的画面一样慢慢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地上的六具尸体,还有这个西伯利亚基地。

 

他视线所及,都是纯白。

 

“Stark先生,你还好吗?”穿着工作服的人跑进来,“二构一天最多只能运行四次,不然电磁波太强,你的海马体会承受不了。”

 

Tony摸了摸后脑勺,他觉得很晕,就像有人把他的脑子扔进了榨汁机里、按下了开关,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叫Vision派辆飞机来接我。”他说。



THE END

评论(3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