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盾佩)All things undone(一)

太困了相关内容明天补

-------

Chapter 1: 不是你母亲的科技

 

像往常一样,又是Jarvis来传话。当他说邀请她去‘Stark先生的工作室’时,Peggy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忧心忡忡。肯定不只要她去看看这么简单,Howard又干什么可?

“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了?”Jarvis开门让她进去时她低声问道。

“我想有36小时了,我试过让他去睡觉。”Jarvis躬身为她开门。

Howard已经销毁了他的‘坏宝宝们’——一个没剩,Peggy确认过了。但看来他就是没法停下不干活。她不怎么怪他,他的头脑聪明的远远超出了无害的程度,他需要分分神。

“Peg,你来了!”Howard从某种怪模怪样的装置里抬起头,眼神因为缺少睡眠而亢奋。根据他瞳孔的样子,她怀疑他为了不睡觉服了点儿东西。

“当然,Howard。”她让自己的声音低沉而淡定。也许她能让他听话,“Jarvis说你想给我看你的新发明?”

“不仅仅是给你看,我需要你,”他用一个螺丝刀指示着,“站在那儿。”

她犹豫着,心知最好不要直接站到那天花板上悬着的钢丝铁笼下的圆圈里。“告诉我这是干什么的,Howard。”

Howard在一个立方体仪器上调节了几个旋钮,她能看到那仪器里伸出各种颜色的电线连接着那个他想让她站在下面的笼形结构。“我想我有办法找到他了,Peg。”

她定住了,不需要问他说的是谁,“Steve已经死了,Howard,你知道的。”

“但这不代表他就得一直冻在海底,”Howard坚决地说。

“那这个又要如何找到他?”她指向他的发明。

他终于回头看她了,“共鸣,我得想办法在Steve曾密切接触过的人或物上创造共鸣,你曾在他上那架飞机前和他密切接触过。要是我能校正我的新雷达观测到那种共鸣,我就能在飞过那儿的时候找出它来。”

这听起来太牵强了。Peggy抚着他的手臂,“如果我站在那下面让你校正你的仪器,你能在之后休息一下吗?拜托了,Howard。”

她好不容易才放下Steve,Howard的这种痴迷并没有益处,他早晚会因此受害的。

“行。”Howard屈服道,“再我们开始搜寻之前我还得花一点时间来分析读数,在那之前我能小睡一会儿。”

“很好,先生。”Jarvis说道。Peggy很高兴他能在这儿确保Howard遵守诺言。

她朝那仪器示意,“我需要做什么?”

“站在那儿就行。”Howard拉着她,引导她站在那个悬挂的装置下面,地板上用卷尺画的圆圈的中心点,“你可能会感觉到痒。”

Peggy迟疑了,虽然她很欣赏Howard的天才,但有时他的发明并不完全同他预计的一样,“痒?”

“就跟紫外线检查一样,这是一种轻型辐射,完全安全。”

“当然安全。”她迈进那个位置,屏住呼吸,Steve在转变的时候也接触过紫外线,不会太糟的。

Howard蹦跳着回了他的控制面板,“Jarvis,敲一下电源,拜托了。”

她听到“噼啪”一声,就像电路连通时的声音。光线太亮,Peggy不得不闭上眼睛,胳膊上出现一阵刺痛,就像有什么在她体内挤压着,她的肺渴求空气。

 

等她又能呼吸时,光线已经没了。她睁开眼睛,因为视觉模糊眨了几下。

她能辨认出Howard的模糊轮廓,不过他不是刚刚还站在她左边吗?Jarvis又哪儿去了?

“你不是Howard。”Peggy视野又清晰了,她本能地去摸她的武器,但为了安全她在进Howard的工作间之前就放下了她的手提包。

话音刚落,她意识道这也不是Howard的实验室,他的仪器把她传送到其它地方了?该死,Howard

“显然老爸也发明了交互式全息投影,为什么我都不惊讶?”那个男人在一台仪器前翻找着,Peggy认出那是Howard的仪器,可它现在被一组电线连到一个纤长的立方体上了。

他的话立刻提示了她一点儿。他脸上有些Howard的模样,即使他留着怪异修剪地胡须而不是頾须,但Howard还没老到有个这样年纪的儿子。

 

“抱歉打扰,你能试着和我说话吗?”她从那随意悬在天花板上的金属框架下走了出来。

在她移步时,她不小心碰到了他们之间的长条桌,把它稍微撞开了一点而,那男人一下往后蹿,“JARVIS,立刻扫描,这不是全息投影。”

“Jarvis?”她四处环视,同时期待着他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响彻房间的声音,似乎凭空而来又无处不在,“先生,似乎有人入侵了你的实验室,虽然我还没有她是怎样进来的线索。”

“警报来的真及时。”

“客观的说,她的出现有些怪异。”

“我们应付过能从外太空心电传输来的人,JARVIS,我想我们该有所改进了。”

那个男人继续和话筒里的声音争执着,如果她仔细听,就能从那声音的语气里听出Jarvis的痕迹,但又不真是那种。

“唯一的能量变化来自于您之前正在检查的仪器。”

 

那男人没有回答,他朝她眯起眼睛,又再一次盯着她,“我知道你,你是……”

“……Peggy?!”一扇不起眼的门开了,一个死去的男人站在那里。

她艰难地哽咽,是Howard的机器把她敲晕了,让她来到了这个扭曲的幻想世界吗?“Steve,这不可能。”

她的潜意识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复制品,一双迎着Peggy的注视、从不隐藏的蓝眼睛,那方正的下巴动了动,似乎他也没法说出话来。她凝视着那宽广的双肩,被撑满的上衣对他来说太小了。

“Tony,这是什么?你之前说你要查看你父亲的旧物……”

Tony肯定就是这另一个人。他只是耸耸肩,“这些就是我之前没机会摆弄的老爸的旧发明,我轻轻按了一下这个然后‘砰,’她就出现了。”

“她是真的吗?”

“她就站在这儿。”Peggy差点儿跺脚,因为兴奋。她想穿过整个房间,去出没,为了感受指尖下的Steve是否是温暖的。“而她非常想要一个解释,求你了,Steve,你两年前死去了,你的飞机坠毁在冰天雪地里。”

他的表情凝滞了,他身上有些地方变了,她意识到。他不完全是那个她认识的男人了,“Peggy,现在是哪一年?”

“1946。”她答道,想都没想。

但显然,在这儿不是,Howard还没老到有个Tony这么大的儿子。她小时候读到过时光机,觉得那就是一堆胡扯,结果——在Wells探寻过的所穿越时间的方式中,他选了这种?

“但现在不是,对吗?”她纠正她自己,“这不能解释为什么你在这里。”

“现在是2015年,两年才他们在冰层里找到了我,并把我带了回来。”

“他看上去解冻的挺好,这挺怪的,因为我就不能让鸡胸肉也做到这一点。”Tony插话道,但他没让面前闪烁的面板熄灭,还是盯着它。

“Tony。”Steve的声音很有气势。

“这是她。”Tony回答道,“Jarvis把她的扫描结果和档案数据进性了对比,我不能解释为什么和怎么做到的,但是,这是她。”

Steve终于踏进了实验室,直向她而来,她不能——做不到——动弹。

“Cap,在你们过于深入之前,如果我老爸不知怎的真的实现了时间旅行……她得回去。”

Steve伸手拉住她,“谢谢你的消息,但她不必现在马上会去,是吗?”

她屏住呼吸等着答案。

“我还不知道怎么让她回去呢。”

“那么我们可以之后再来烦恼这个,如果你需要我们就来公寓找我们。”Steve拖着她而她欣然跟随,感到自己即将陷落。

“所有Stark的房间里都存储着各种各样的愉悦用品……”Tony的声音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直到进入一个空荡的走廊,除了尽头处的电梯外别无他物。

这是她对未来的第一次瞥视,Peggy只觉得那既无趣又单调。

Steve招待她进入直梯,他们一进去门就关了。她张开嘴想说点儿什么,但对讲机里的声音先响了。

“Captain Rogers,Stark先生希望提醒你当和Carter女士谈到未来时要注意,他提到了星际迷航电视剧,但我不确定你是否看过那个。”

Steve的嘴唇挤出一个敷衍的笑,“谢谢你,JARVIS。能给我们一点儿隐私吗,拜托?”

“没问题,先生。”

直梯的门开了,即使Peggy敢发誓他们根本没有移动,“我得说我有点困惑。”

他更用力得捏着她的手,“别担忧这个了。如果我们不得不很快把你送回你的时间,至少让我们享受这份天赐。”

她哽咽着落泪,这不该哭,不该在现在。Peggy舔了舔嘴唇,跟着Steve进入另一条走廊。他把手按在墙上的一个面板上,另一扇门开了。他的公寓,她这么推测。

Peggy踏进一个和Howard Stark会客室一样大的房间。像她目前见到的所有事物一样,它也毫无生气。哦,它当然看起来又闪亮又奢华,当她鞋跟划过地毯时也能感受到那有多厚,但没有一样东西有Steve的感觉,“我猜你刚搬进来。”

Steve大笑,“这是Tony的一份礼物,他送了我们每人一间公寓,我只是回来问他是否能为我……”

“无论如何那都和Howard的发明有关,我想?”她放开了他的手,走开几步远。Peggy需要一些距离。

她有些怀疑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了,也许她只是不省人事地躺在Howard的地方上,想出了一个无比美好的幻想。

窗户占据了整面墙,当她站在窗前,Peggy发现城市的天际线和她记忆力一模一样,但这不对劲。

“这不是真的窗户。”Steve说道,“它们是……图片,是我记忆里城市的样子。我想Tony只是像表示友善,他总是很大手笔。”

“听起来很像他爸爸。”

“别把这个告诉他。”

她深吸一口气,摸了摸‘窗户’,指尖的触感像玻璃。如果Steve没有告诉她,她绝不会知道。也许她最好别去知道墙后面都埋伏了什么,免得她回去后还要装作已经忘记了未来的模样。

“我去了鹳鸟俱乐部(斯托克俱乐部),”她说,尴尬于自己嗓音里的失落,“挺傻的,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去那儿了。”

她坐在角落里,看着吧台里那些社交名流,一边安慰自己Steve如果来了也会厌恶这个地方。

“我仍然没去跳舞。”他的话在她耳边低声喃喃。

 

Peggy颤抖着转过身,慢慢地,慢慢地。他用双手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下去。

热度在他们之前燃起,以一种之前从未有机会的方式。如果这是他们唯一能共度的时刻,Peggy会珍藏每一丝记忆,用余生慢慢回味。

Steve尝起来像自由,可能还有薄荷。她把手放进他的发间,熟记着柔软发丝贴在手指上的触感。

那个亲吻由尝试变的更有力。Steve推着她向后直到Peggy的后背撞到墙。她喘息着,呼吸间都是Steve的气息。

欲望汇聚在她两腿之间,终于有一次她不必压抑自己。她的手滑进Steve的T恤下,感受着光滑肌肤下坚实的肌肉。

Steve推开了她,一抹红染上他的面颊,有那么一刹那她看到了她之前认识的那个皮包骨的男孩。哦,那已经是70年前了,不是吗?

“我们要这样?我是说,你想要吗?”

她大笑,欢愉沸腾而满溢,“毫无犹豫。”

“那我们需要,呃,去卧室,我想Tony有准备……”

“Steve,我经历过战争,我知道避孕套是什么。”

他咧开笑容,和她记忆力一样熟悉的笑容。她拉着他的手,而他带路,大步走进卧室就像奔赴战场。她在屋里瞥到椅子上有个圆口包,梳妆台上有些旅行洗漱品,所以Steve不可能在这儿呆了很久。之后会有时间分析这个的。

眼下这有张和她第一间公寓一样大的床,而Steve正挥舞着一长条铝箔包。

她如此端庄,才不会去抢,但她可能会直接跳向他身上。

床单贴着她光裸的肌肤,就像丝绸一眼,但那根本比不上挨着Steve的身体。衣服丢在一边,一切都丢到一边,直到他们成为一对纠缠着的爱侣。

他们抱在一起,她怀疑他们怎么能做到,但他们大笑,然后犯错,接着再试一次。

她拉扯着他的头发,在他的怀里颤栗。他也僵住,接着全都安静下来。当Steve把被子拉上来盖住他们时,她的眼神飘忽。她感到倦怠,她的身体满足地放松了。Peggy睡着了。

如果这只是一个梦,她会在入睡时醒过来吗?


(TBC)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