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一

Warning: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

-----------------------------------------------------------


明楼正端着酒杯往王天风走,看到他,王天风立刻说了一句:“闭嘴。”

明楼举手做投降状,“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狗嘴吐不出象牙。”

“句句都为你好,可你到不领情。”明楼坐到王天风对面,刚张嘴要说话,王天风突然抬眼瞪向他。明楼倒不是害怕,只是这速度之快、来势之突然,倒让他把话噎了回去。

 

最开始,那句话叫做——

 

“找个女朋友吧。”

大二期末,马上要和阿诚华东五市周年纪念自驾游的明楼,在打理好行李走出宿舍的时候,扭头朝王天风说道。

“哼。”王天风的视线都没从电脑上抬起来,“玩物丧志。”

 

以他们俩针锋相对这么多年,彼此知根知底,这话说出口都没当真,精明如明楼不可能放任爱情的狂热冲垮他细致的人生规划,也不必会让他长出一副关怀舍友感情生活的热心肠。

然而揶揄话说久了,也会从口头变得稍走心些,以明楼不经意时瞥见的王天风的朋友圈,师长、学弟、同乡,没一个进不去男厕所的。再结合一下他平时和自己相处还挺融洽(容易掐架),而自己喜欢的是阿诚——

 

“找个男朋友吧。”明楼改口道。

回应的是被王天风喷了一头一脸的水。

 

余震则是王天风坚决要求换宿舍(巴不得你走把阿诚换进来),还要把这事儿捅出去宣扬明楼歧视异性恋(要命要命要命)……

 

总之,明楼好多年没提这茬。

 

也是没有机会提,大学毕业之后,明楼去了巴黎深造,王天风在本校读研,隔着时差和日历,联系机会也少。又正是奋斗打拼的年纪,聊聊业界逸闻、时局新政也正常,除了你妈和前女友,没人关心你是不是单身。

 

于是王天风二十四五岁的时候以单身贵族自居。

上了三十岁,开始被人民群众当做单身狗喂养。

他不服,终于在三十五六岁的时候把自己打拼成了个钻石王老五。

 

然后呢?霸道总裁和小秘书的不可不说呢?出差订房只剩一间呢?美女环绕目送秋波呢?

 

姑娘,或者你是个小伙子,且听我说:如果你有这么个同事/上司,微信只有时政转发,训起人来像你爸爸,指挥你/和你一起忙成狗,你真的想和他来一段罗曼蒂克?

 

或者说,当你畅想未来寻找人生另一半的时候,你真的想的起来这么个人?

 

所以,明楼都不需要开口问王天风有没有女朋友。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

【难得见他一面,要不要踩他一脚?】明楼心里的明楼说。

【算了,难得见他一面,别这么损了。】明楼心里的阿诚说。

 

明楼沉吟了一下。

“你不让我说,我也要说,”明楼一口喝干了杯底的酒,把空杯子放在桌上,后背离开椅背挺直起来,双眼正视王天风,开口说道:

 

“养条狗吧。”

 

王天风反应回来要骂人的时候,明楼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

 

虽然来自老损友的关怀(关心也是出于坏心)让王天风有那么一会儿重新思考了自己的生活状态,但也就是一小会儿,在这个交通便利、信息爆炸的时代,哪个独立讨生活的成年人敢说自己工作之余(如果有的话)没有些交水电费、换灯泡、做家务之类的琐碎事儿?哪个学龄及学龄后人士没那么一两个惦记着的小说、影视剧、游戏、比赛?

有空发呆,不如来刷手机。

 

而此时,距离王天风遇见那个让他陷入爱河的人,不足五分钟。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