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恋爱系列)三

不会起名字啊……

Warning:不要有任何期待。

-----------------------------------------------------------


两个陌生人互相看着对方。

 

“你好。”

“你好。”

 

然后该说啥?

 

“我能在这儿坐一会吗?”明台紧张地问。

“请便。”王天风又打量了一下这年轻人的打扮,黑马甲送送挂着,白衬衫领口开的有些过大了,两边锁骨完整的露出来,刘海凌乱。虽然这人本身气质不错,但这身打扮,实在有点……像某些特殊工作者。

王天风移开了视线,咽了一口酒。社会是个大染坊,中年人算是其中最有心、有力追求鲜亮颜色的一类人,往来应酬的时候请那么几位……来助兴也不罕见,可是,请男孩子的情况倒不多见。是因为商学院女生太多?还是……明楼那个基佬喊来的?

这次同学会能办成,明楼前前后后掺和了不少,就算不是他喊来的,他也肯定知情。这臭不要脸的,越老越不要脸。怎么给阿诚通个气儿?不对,得先诈明楼一笔封口费再告诉阿诚。

 

王天风没说话,明台也顾不上他,慢慢侧头用余光去瞄明楼的位置。明楼正和人谈笑风生,突然神色变了一下,好像要往这边走!明台吓的立刻像泥鳅一样往下滑,整个身体被卡座靠背挡的严严实实的。

这卡座不算很大,尤其座位和桌子的距离挺近,明台身高腿长,上身往下滑腿也往前伸,膝盖不小心撞上了王天风的膝盖连带着小腿内侧也不轻不重的蹭了一下。

 

隔着两层西裤,王天风一开始有点懵,怎么了?诶,这小年轻拿腿蹭他!

鸡皮疙瘩像礼花一样腿爆到脖子!

他马上把两条腿夹紧拢到旁边。

妈的!单身三十五岁半被人当成基佬了!

 

“你小心点。”他狠狠瞪了那小年轻一眼,压低了声音不敢声张,周围都是半生不熟老同学,就算这人不是他找来的,但传出去他被基佬当成客户撩了,他就真要孤独终老了!

 

他劝我小心点?他是认出我了吗?明台心里一阵温暖,突然又如坠冰窖:对啊!这是大哥的商院同学聚会,好多人都和他们家有来往的,他不认识人家人家也可能认识他啊!这么一想他缩的更往下了,又蹭到了王天风的腿。“谢谢你。”他小声说。

 

明台是头朝里、腿朝外斜着靠在卡座里,王天风为了避开他已经把腿收到桌边了,再往外就要伸出去到过道上了。王天风不得不和他腿挨着腿,他一边忍一边想:这人谢他干嘛?谢他照顾生意吗?

 

行走江湖,难免遇到强买强卖的,或为安利,或是保险,健身卡、理发卡、打折储值、买一赠七、优惠惊喜,数不胜数。在相应领域没有丰富经验的普通人,想一时之间编个理由委婉的拒绝对方,是肯定会被对方海量而专业的话术打败的。而想摆脱这种穷追猛打,唯有最土,也最有效的,那一招——

 

“我没钱。”

 

“我有钱啊。”明台条件反射一般答道。太好了,对方提供了他最熟悉的解决方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你带我出去,需要多少钱?”

 

我去!这什么情况!特殊从业者为了他不要钱还倒贴钱!虽然王天风心里多少有点受宠若惊就是了,但更多的脑容量都开始检修他的出厂设定到底是不是直男!

 

“不……不要钱,我是说,我不是这种人。”脑容量的边角料勉强挤出了这么一句回答。

 

人家不要钱。明台感动了,又开始嫌弃起自己:开口闭口就知道钱,真差劲。“你真是个好人。”不过,不是为了钱,那又是为了什么帮他?从小大姐就教他,和陌生人保持距离,有借有还,不能随便欠账,尤其是人情账。他试探性的开口问:“你是来参加同学会的,是吧?”

 

“不是,陪朋友过来的。”王天风立刻答道。他一点儿都不想被当人服务对象。

 

“太好了。”明台松了一口气,那这个人就不是大哥的同学,就不用担心他把自己打工的消息捅给大哥了。

 

“那你呢?”王天风看这人舒心的样子,也开口问道。

“我是来这边打工的,但是……遇见个熟人,不想被他认出来。”既然这人只是个路过的,那就让他知道的越少越好吧。

“所以你想让我带你出去?”王天风恍然大悟,绕来绕去说了半天,人家根本不是想和他开房,而是想求他帮忙脱身。

 

自作多情了吧你。

 

被检测了无数遍的出厂设定的确还是默认值:直男,但是,莫名有点失落。

人生第一次,王天风怀疑孤独终老的直男还不如出双入对的基佬。

 

“谢谢你!”

“不客气,正好我也要走了。”王天风举起酒瓶倒了满满一杯,“你就装喝醉了,过来点儿。”

明台弓起背把上身凑过去,王天风打量着无人注意,沿着他的肩膀慢慢把酒往衬衫里倒。

 

明台锁骨很深,葡萄酒暧昧的红先盛满了棱角分明的凹陷,才缓缓躺下去,浸润了流经之处的白衬衫,描绘出肌肤的纹理。

 

王天风一时失神。

 

“这么多?够了吧。”明台问道。

“够了够了。”王天风赶紧收手。

 

“走吗?”明台还在折腾刘海,越挡脸越好。

“走,走吧。”王天风磕巴了一下,眼睛乱瞟了一下,“你套上我的外套。”

 

……

 

“别吐,马上就到厕所了。”王天风架着明台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旁边有个男士还帮着搭了把手,王天风心里暗骂多事,没办法也只能拐弯先去厕所。到了厕所,明台很机灵的扑进了马桶隔间而不是洗手台,然后咳了个昏天黑地。

王天风在外边听着,这咳得撕心裂肺,嗓子得多疼啊,不经意皱了眉。

“这是谁啊?”旁边男士一边洗手一边问道,“喝了不少啊。”

“我弟弟。”王天风又补了一句,“最近在找实习。”

那人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又叹了口气,“咱们这行,挣得多不假,都是卖命钱啊。”

“我也这么说,他也不听啊,年纪小,倔得很。”王天风拍拍那人肩膀,“谢谢了,有空约饭啊。”

“等有空吧,年底之前我尽量。”

 

送走了那人,明台也出来了,两个人就往外走。

 

出门就是江边,波光粼粼,倒映着临江的高楼霓虹,还有深沉的夜风。

明台打了个喷嚏。

 

“你怎么回啊?”王天风很自然的问道。

“学校离的不远,我走回去就是了。”明台吸着鼻子答道,一边把王天风的外套脱下递过来。

风一吹,茜拉特有的烟熏香味弥散开了。原本想倒一点借个味道,手一抖倒太多了,王天风有些不好意思,“你披着吧。晚上冷,你还淋了酒。”

“谢了!那,留个电话吧,我干洗好再还给你。”明台摸出手机,没电了,就朝王天风伸手。“那我把我的号码存给你吧。”

他一边抽着鼻子一边飞快的按键,正巧,有出租车在酒店门口送客。王天风就把空车拦下了,把明台推进去,又给他塞了五十块钱。

明台有点窘,但也没推拒,隔着车窗把手机还给他,“今天多谢了,再联系”。

 

出租车发动了,明台突然就像小孩子一样跪在后座上从后车窗里往外看,那男人看上去和大哥差不多大,只穿着衬衫,是流彩霓虹里,一个寥落的轮廓。

今天遇到好人了。

实在看不清了,明台才坐下。

 

王天风目送着出租车离开,摸出手机,点开短信界面,想发一条“到学校说一声。”突然看见消息记录里,几分钟前已经有一条消息发出去了,四个字:

 

好人大哥。

 

收件人:黎明台。

 

王天风摩挲着这个名字,笑了一下。

然后打了个喷嚏。

 


评论(14)
热度(49)